1.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训诂学概论》 2016-03-05

国学入门丛书【PDF】

  1. 白术
    《训诂学概论》.png
    1 内容介绍
    古代的典籍文献蕴含着深刻而厚重的哲理,然而,面对经历史长河磨砺而不断演化的文字语义,试图解读它们的现代人难免望而生畏。“训诂”知识,为我们敲开古代文化的大门,娓娓道来语言文字意义的源流演变,揭示语义与语音间的种种联系,达到训释考证古书语词含义的实用效能。这本《训诂学概论》既展示了训诂学史的基本轮廓,又在众多细小而具体的案例支撑之下,以清晰的笔触、形象的描述,比较全面地讨论训诂学研究中的基本问题,且提出了不少独到的见解。

    2 作品目录
    出版说明第一章 绪说第一节 何谓训诂学第二节 训诂的起因第三节 训诂的效用第四节 训诂的工具第二章 训诂的基本概念第五节 语义和语音第六节 语义的单位第七节 语义的演变第八节 字义的种类第三章 训诂的施用方术第九节 音训(上)第十节 音训(下)第十一节 义训第十二节 术语第四章 训诂的源渊流派第十三节 实用的训诂学第十四节 理论的训诂学第十五节 训诂学的中衰第十六节 训诂学的复兴



    3文摘
    (二)串讲句意
    《周南.兔买》:“赳赳武夫,公侯腹心。”毛传:“可以制断,公侯之腹心。”《小雅。菁菁者莪》:“泛泛杨舟,载沈载浮。”毛传:“杨木为舟,载沈亦沈,载浮亦浮。”有时还揭示诗中的言外之意。《周南。桃夭》:“桃之天天,有黄其实。”毛传:“责,实貌。非但有华色,又有妇德。”《秦风.黄鸟》:“交交黄鸟,止于棘。”毛传:“交交,小貌。黄鸟以时往来,得其所;人以寿命终,亦得其所。”
    (三)说明语法修辞
    《周南.汉广》:“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毛传:“思,辞也。”用“辞”揭示了“思”的句尾语气词性质。《大雅。文王》:“思皇多士,生此王国。”毛传:“思,辞也。”这个“思”放在形容词前,作构词成分用①。《魏风。陟岵》:“上慎旃兮!犹来无止!”毛传:“旃,之也。”说明“旃”是代词,相当于“之”。一一以上是说明语法例。《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毛传:“兴也。”《唐风.葛生》:“葛生蒙楚,蔹蔓于野。”毛传:“兴也。葛生延而蒙楚蔹生,蔓于野,喻妇人外成于他家。”一一全篇类此者甚多,是说明《诗经>>所采用的比兴的修辞手法的。
    (四)引据典实
    《卫风。木瓜》:“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毛传:“孔子曰:‘吾于《木瓜》,见苞苴之礼行。”’《周颂.维天之命》:“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毛传:“孟仲子曰:‘大哉天命之无极,而美周之礼也。”’分别引述了孔子、孟仲子对这两首诗的评价。《豳风.七月》:“爰求柔桑。”毛传:“五亩之宅,树之以桑。”用《孟子.梁惠王上》的话来给《诗>>作注。《大雅.绵》:“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毛传:“质,成也;成,乎也;蹶,动也。虞、芮之君相与争田,久而不乎,乃相谓曰:‘西伯,仁人也,盍往质焉?’乃相与朝周。人其竟,则耕者让畔,行者让路。人其邑,男女异路,斑白不提挈。人其朝,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二国之君感而相谓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

    4 后记
    这本《训诂学概论》终于写完了,有一些话要在这裹说一说。
    接受本书的写作任务是1995年的春天。记得当时全国高校古委会在杭州召开“古文献基本丛书”编委会议,讨论落实这套书的编写人员。在祝鸿熹师的鼓励下,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向编委会提交了《训诂学概论》的写作提纲。承编委们的鼓励和错爱,把写作任务交给了我。一天下午,会议组织去游西湖,裘锡圭先生特意叫上我,就提纲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中肯的修改意见。次年10月,在扬州召开丛书编委和编写人员会议,裘先生、鸿熹师认真审阅我提交的样稿,是正阙失。杨忠先生和吴金华先生对本书的写作也经常关心,给予不少帮助和鼓励;吴先生还拿出自己的训诂学讲稿给我参考。借此机会,谨向他们致以衷心的感谢!
    训诂学是一门历史悠久、渊速流长的传统学科。从《尔雅》、毛传算起,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在这漫长的岁月裹,涌现出许多杰出的训诂学家,留传下丰厚殷实的训诂著作,为传承我国优秀的文化遗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有很多好的东西值得继承和发扬。研究、探讨训诂的规律和方法,使训诂学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这是摆在我们面前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笔者接触训诂学的时间不长,学殖不深。1978年读大学之前,尚不知“训诂学”为何物,进了杭州大学以后,方纔略知一二。直到大四时,听过一学期郭在贻师的“训诂学”课、1982年考取汉语史专业硕士研究生后,纔对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1985年硕士毕业后,我留在中文系古汉语教研室任教,与蒋云从、祝鸿熹、郭在贻师等诸位师长日夕过从,受益匪浅。郭师英年早逝后,系裹的训诂学课由我接替。曾先后为古典文献专业本科生、研究生进修班及硕士、博士生上遇几轮。

    6 序言
    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古代文化,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献典籍.这些文献典籍不但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积累起来的巨大精神财富和重要文化遗产,也成为人们了解和研究古代中国的历史文化、传承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主要依据之一。随着历史的变迁,人们使用语言、文字的习惯渐有差异,历代的典章制度又时有变化,后人阅读古人的文献典籍日渐困难,需要对古代文献典籍加以训解和阐释,而社会上抄存流传的文献典籍也需要有人加以整理编集。事实上孔子对《六经》的整理,便是最早的较系统的古籍整理工作,而西汉成帝时期刘向、刘歆父子等人对群书的校勘,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政府组织的大规模文献典籍整理工作。此后历代王朝几乎都设有专门机构,负责国家典藏图书的整理和书目的编制,广大知识分子也不断分散进行着对文献典籍的整理与研究工作,形成了优良的传统,积汇了丰富的经验,并在实践的基础上总结出了古文献学的理论、体系和内容、方法,形成了以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文化史等为中心的知识体系,而这些古文献学基础知识也就成为人们阅读、理解古代典籍与研究探索古代学术文化所必备的知识基础。
    新中国建立后,为了继承和弘扬祖国文化遗产,国家于1958年开始筹划建立培养古籍整理研究人才的学科与专业,并于工959年在北京大学设置了第一个古典文献专业。1983年,随着国家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各地大学纷纷设立古典文献专业及古文献研究所。古典文献专业除北京大学外又增加了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三家,形成了四个培养古文献学本科生的基础专业,数十所大学建立了古文献(或古籍整理)研究所。
    已获得 xiuzi402 的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