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临证心得 郭永来:老鹳草专治颜面神经麻痹

花香丁

闻名全坛
杏林集叶文
老鹳草,全国各地皆产,多生于路边沟旁或人家的篱笆边,山坡上,中药书中都有记载,但据我观察,此药近时医者渐少应用,故药局中也多不备用此药,且用时也多用作辅佐药来用,独用之而建功者几稀,数年来,我偶然凑巧收集到几个“偏方”,都是用此一味而治愈难治之病,真乃功不可没,特笔录二则于此,以备大家采用焉。
一:老鹳草治颜面神经麻痹(俗称吊线风、口眼歪斜)
87年,我从黑龙江省调往福洞医院,为办调转手续,曾到虎林县畜牧局管档案的文书李xx家,他的妻子知道我是医生后,问我一些有关医学与病情的事情,在闲谈中,谈到李xx曾患颜面神经麻痹,在县医院治疗多日,效不显箸,有人传方用老鹳草一把(大约鲜草二-三两左右),洗净,切碎,水煎二大碗,头煎熏洗,二煎内服。李听后不信,意为医生都治不好,一个偏方能管什么?妻子便令孩子去采来,劝丈夫按法用之,数日病竟愈。
余听后,默记于心中。归家后,适逢本厂工人董老六(排行六,忘其名),得面神经麻痹证,来求治,我即用牵正散方加减为散剂与服,嘱其自采此药如法用之,因当时我马上要走,恐其少服不效,所以开了20天的药量,二月后我回虎林搬家时,他早已病愈,问其经过,称:按你所嘱,仅服药8天,老鹳草方也用8天,即愈。正巧亲戚中有一人也患此病,闻我病愈,来问方,便把剩下的药送给了他,也让他自采老鹳草用之,他也早已痊愈了。
当然,这里也不能完全排除加味牵正散的作用,可是,就我的经验来说,牵正散治颜面神经麻痹虽为名方,但从实而论,效果却并不理想。试论:凡学中医之人,几乎无人不晓此方为治颜面神经麻痹的名方,但我却又没见过几个是纯用此方治愈的。我有二个病例,似乎也能说明一点问题,在治董老六之前,有一邻居刘xx,有一天来买感冒药,次日又来,说:你看我嘴是不是有点歪?我仔细观之,确实有点歪,特别一笑时更加明显,我说是颜面神经麻痹,劝他服中药,用牵正散加味,轧为散,服10天,效果不显,(当时我还不知老鹳草方),于是他到迎春针灸,又到外地求医,又托人弄来鳝鱼血(干血粉),外涂,效果都不显箸,二三月后才渐愈。但若仔细观察,还是有点歪。
还有一例,我在福洞镇医院时,有112队的一位患者,男,30岁左右,嘴歪的很厉害,数次来买药,每次都是六剂药(自己带来的处方),说服此方已三个月,也是牵正散加味,同时他也到延吉去针灸。我说:你既治了这么长时间仍不愈,说明此方效果并不好,若能相信,我可以给你治疗。患者只是答应,却没能相信。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诸病源侯论》偏风口喎候 说:“ 偏风口喎, 是体虚受风, 风入于夹口之筋也。 足阳明之筋, 上夹于口, 其筋偏虚, 而风因乘之, 使其经筋偏急不调, 故令口喎僻也。”
明、楼英《医学纲目》中说:“凡半身不遂者,必口眼歪邪,亦有无半身不遂而歪邪者。”这里所治的就是后一种,典型的症状表现为:一侧鼻唇沟变浅,口角歪向另一侧,口歪重的则口角流涎,咀嚼时食物滞留于患侧齿颊之间,重者又因面瘫口歪,说话时则吐字不清。至于“半身不遂伴口眼歪邪的”这是由脑血栓之类的病而引起,我没有用此方治疗过。
在以后的临床中我就经常用此方来治“颜面神经麻痹”,为增加药效,我又改外洗为用一条毛巾,用药汁浸泡后稍拧干,以不滴水为度,热敷于患处---耳、颊处,每晚可热敷半至二小时。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一例失败过。(我此后用的都是干的药材,因为医院中不经营鲜草),患者病程长短都有,有得病一年半的,短者有起病即来者,为了“保险”和解除患者疑虑,基本都配用牵正散,但也有单用老鹳草者,没有看出有什么明显的差别。颜面神经麻痹是一个比较好诊断的病,就连老百姓都知道的病,可以说凡是有点医学知识的人只要一看便知,但在临床治疗中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我对此病也是探索有年,在得到这个验方之前,一直没有理想的疗效。
执方治病,每被人讥为“按图索骥”,但事实上,我们也确见过不少医生,仅凭“祖上遗产”而做到门庭若市,或对医理一窍不通,而全恃一技之长的。可见世上的事,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按一般道理讲,有矛就有盾,有病就有方(这里指特效方),只是很多我们还不知道罢了,中医的理论和辨证论治,有好多也是流于形式和纯理论,即如此病和带状疱疹来说(带状疱疹见我的另一篇文章《带状疱疹特效方》),中医都有它的一套辨证论治的理法,现在更有分类和分型,可按那一套辨下来,理论是有了,疗效咋样呢?
治此二病,我一般的是不用辨证分型那一套的,只要是此病,就径用此方来治,疗效我不敢说是百分之百,反正是很高。这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有一些病它的病因是比较固定的,而且这种病,确实是有特效方的。中医药学真的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入宝库却空手而归,那只能说是自己“机缘”不好了。
附:我在八家子医院时,有一个湖南的医生,(姓谢谢?)是一个跑江湖的,曾和我讨论过有关此病的治疗,我曾把此方传与他,他说他有一个针灸的方法,十分有效,穴位在耳背上,取穴的方法是:于耳朵的前面,耳垂的上方,有一小的软骨突起,在此软骨突起的背后面,有一个小凹坑,这就是穴位所在,可用粗针针之,出血即愈。(我一般的是用三棱针点刺放血),向左歪者针右侧,向右歪者针左侧,一次即可。据他讲,针后十几分钟内,嘴歪即可正过来,但我在以后的数次临床中曾用之,没见到有这样的效果,不知是我针的方法不对?抑或是他没有把真的穴位告诉我,今把它简记于此,留做后人研究吧。
 
由版主最后修改:

花香丁

闻名全坛
一味老鹳草,能治风湿痛
杏林集叶文
89年9月12日,县建筑公司,有工人名苗胜,来拿感冒药,闲谈时说,昔年曾患腿痛,原因有一次劳动后,因夏季炎热,预制厂蓄水的大铁桶中,刚从深井中抽上来的水,很凉,便跳到水桶中洗澡,水刚好没膝盖,站立一会,觉水太凉,便出来了。归家后第二天,觉腿痛。尤以膝盖关节处为剧,服药打针俱不见效。有人传一土方,把地挖一洞,木头烧成炭,用尿泼湿,把腿插入洞中,培入湿热的木炭。按法施治,热痛难忍,汗出如豆,也不见效。
后来听人说邻村有一医生很有名气,便去求诊,半路上因腿痛不能行走,坐在路边休息,一行路老人欲抽烟来“借火”,见状询问,遂据以实告。老人说,你欲去找的医生和我是同村,有点名气也不假,但他只是个外科医生,治疮疖之类还可以,似此等证,恐也非他所专长。我有一方,如你能信,不妨一试,且药是自采,并不费钱。并说:我有五子,每个孩子都大了,共盖房子五处,几年来,终日在山上石坑中采石,吃住达三年多,潮湿加劳累,遂得半身麻木不能动,(郭按:当地混称半身不遂,偏枯。但这里的病情不是中风后遗证,大概属风湿或多发性神经炎之类),济南,青岛等各处求医,病情愈重,展转数年,花钱数千元,无效又无钱。自分必死,遂不再治。后有人传方,用老鹳草(按山东沂南一带俗称此草为:鹌子嘴)泡酒,按酒量服之,以不醉为度,日日服之。于是用一个小缸泡酒,共喝此酒200多斤,恢复如初。苗胜听后,归家后用大瓶泡酒10斤,服十日病减半,月余腿痛愈矣。
余检中药大辞典,见《纲目拾遗》载:“老鹳草,祛风,疏经活血,健筋骨,通络脉,治损伤,痹证麻木,皮风,浸酒常饮,大有效。”证之以上二人亲身所治验,难道能说此段文字不是古人亲身治验所录吗?我得此方之后,也常用于痹证,麻木等病,配合其它药一起应用,或于病情基本治愈时做为善后之方,此药治痹证,不是几天内即能显效的,如能持之以恒,“假以时日”,真的是不错的。
药不在名贵,对证即是良药,诚是。
 
由版主最后修改:

李建初

声名远扬
大家都把好东西拿出来, 不愁我们的家园发展不了!!
真心的感谢 曾版主!
 

郭永来

终身讲师
9# 张金霸
谢谢您的回馈,此方我已用了十几年了,最近又治好一例得此病二个多月,经多种方法没能治愈并失去信心的女患者。
颜面神经麻痹,只在一乡一镇,似乎不多,但若在一个地区或从全国来说,病人的数量绝对不是少数。得此病的患者,其精神的痛苦甚至比肉体的更大。于是无良的医生,便借此“挣钱”,我见过因此病而花至上万元不止者 。
用此药治此病,只须要很少的钱即可治好,如若能推广至全国,其意义是很大的,这也是我将此方介绍出来的心愿。希望大家能广为传播,将其造福于百姓。
 

张金霸

声名鹊起
14# 杏林集叶 真的很感谢老前辈,最近经过这个病例,使自己的知名度好象又提高一点
 

诚信中药

声名远扬
杏林集叶老师您好,我看了您的大作后有个想法不知对不对,请您指教。
我翻阅了几本现代本草,大概了解了一下老鹳草的功效。【中华本草】曰:“祛风通络;活血;清热利湿。主风湿痹痛;肌肤麻木;筋骨酸楚;跌打损伤;泄泻痢疾;疮毒”【中药大辞典】曰:“祛风,活血,清热解毒。治风湿疼痛,拘挛麻木,痈疽,跌打,肠炎,痢疾。”【中国药典】曰:“祛风湿,通经络,止泻利。用于风湿痹痛,麻木拘挛,筋骨酸痛,泄泻痢疾”从以上三家本草看“祛风通络”是其主要功效。同时还兼有“清热利湿”的功效。老鹳草治疗面神经麻痹可能就是取其祛风通络的功效吧。在这里“清热”可能就成了副作用了吧。面神经麻痹是由风寒湿三气阻滞面部经络而成。因此我觉得在治疗此证时以老鹳草为主,再适当加点驱寒、活血药,煎煮后装入拔罐器里在患侧先拔罐,然后再用毛巾蘸药液热敷。这样可能会效果更好一些。
以上是自己不成熟的一点看法,不知对不对敬请老师指教。
 

郭永来

终身讲师
17# 中医学徒
您说的有道理,可以试用一下。拔罐的方法我没用过。
我除用此单方外,常用蒲辅周的加味牵正散,研为细面,装胶囊,每服五粒。作为辅助治疗。再令患者自己经常按摩面部至“热”感。
 

诚信中药

声名远扬
我记得我父亲在世的时候,给患者治疗腰腿疼痛就是用他自配的药酒装入拔罐器[其实那时没有拔罐器,只不过是一无底的小瓶]给患者治疗,效果挺好。父亲的这种药酒属于自制的取名“红灵药”酒。对于风寒湿引起的疼痛,以及跌打损伤由气滞血瘀引起的疼痛有特效。可惜我当时不学医,父亲也没传我。
 

悬壶先生

论坛讲师
我用一味老鹳草煎汤内服治愈过一例三叉神经痛,至今数年未发,患者此前中西药针灸火罐遍试,不意单味老鹳草内服一月余而有此稳定疗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