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中医心路 学医三阶段

#89
学医三阶段

写下这个题目,并非是说所有人都要经过这三个阶段,而是我自己经历的三个阶段,写下来共同道参考,但能有所裨益启发就不妄此作了。
这三个阶段具体如下:
1、 蜜蜂采蜜,快乐经营阶段。
这一阶段占据了我十年多的时光。所谓蜜蜂采蜜,指的是博采众家、取其精
华。快乐经营,指的是开始时对中医的的学习,还充满了神秘感和兴趣,虽然学得昏天黑地,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反而还觉得非常快乐,尤其学通了许多自认为是新的理论之后,更是欣喜得如疯如狂。这样的学习比如:对补土派的学习,对滋阴派的学习,对火神派的学习,对温病派的学习,对黄元御土枢四象、一气周流学说的学习,对五运六气理论的学习,甚至还学习过许多把中医引入玄学的东西等等等等。书读得更是五花八门,可谓博览群书矣:《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张锡纯、俞嘉言、吴鞠通、叶天士、郑钦安、刘力红、李可、蒲辅周、李士懋、王猛英、高辉远、李东垣、朱丹溪、林佩琴、程钟龄等等等等,还有许多,就不必一一细举了。
回忆我的步入中医的殿堂,绝非因为我家是几代几代的中医世家,我从小就受到祖上的熏陶和真传,也非我糊里糊涂地考入了某所中医药大学,而完全是中医博大深邃的思想和其不可思议的临床疗效征服了我,我才一脚踏了进来,没想到,这一踏,就再也出不去了。
在我学习中医的第一个阶段,相对于许多人来说,我自诩还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真真可谓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而突兀兀以穷年了。我自认为自己学得还不错,基本上比较透彻。每当我与他人交流的时候,我总是条条是道、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很像是那么回事。款款从容的表情,满腹经纶的语言,如入情入理的阐释,与电视台上讲中医养生的专家们几乎无异。当地人都说我中医学得好,我自己认为也还可以。
然而,自己到底学得怎样呢?这,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每当我开始临床面对病人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任我四诊用尽、竭尽全力,很多时候还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直到病人拿药走出了我的诊室,我的心里还在七上八下地忐忑不安着。我常常会想起古人形容脉诊的一句话:胸中了了,指下难明。我想,把这句话借用来形容我诊病也许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不过不是难明,而根本就是不明。很多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给病人看病,还是在给病人碰病,碰对了就有疗效,碰不对就无疗效。然而,碰不对的时候又岂是一句无疗效就能了事的?
我开始对中医有了怀疑和失望,只不过隐忍不言罢了。是否真有《内经》、《难经》中所谓的上医呢?上医治病,十愈其九,也许只是人们心目中的梦想吧?
2、 一门深入,苦心探索阶段。
经历了以上十多年的学习和临床,我虽对中医有了怀疑和失望,但到底没有
死心,自己苦苦钻研了十年的梦寐以求的东西怎么会是虚幻的呢?我决心再下苦工,改变学习思路,希冀能有新的突破。我选定一心研究仲景医学,只学习探索《伤寒论》与《金匮要略》,其余医家书籍全部放下。仲景乃中医的祖师爷,肯定其学问不是花拳绣腿。于是,我开始了我学习中医的第二阶段:一门深入、苦心探索阶段。
我开始治病必用仲景方,诊病必守仲景法。但是,却又根本做不到。
同时,我抛开以前所读过的所有注解仲景的书,不读注解,只读原文,以便自己参悟而不受他人影响。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重新把以前看过的所有对《伤寒论》、《金匮要略》进行注释的书翻出来,又看。
再过了一段时间,又放下。如此自己参悟和参考名家注解交替进行,后来,交替进行又变成结合进行。
一年过去,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对于中医我依旧是胸无定见,我治病的水平也没有什么提高,对仲景的方和法虽也有些体会,不过很多的时候也还是根本用不上。
苦恼、烦闷、欲罢又不能,我变得沉默了,再不以中医而自豪,甚至我变得根本就不想再谈论中医,仿佛中医成了我的一种耻辱。
低沉、迷惘围绕着我,我觉得我根本就不是一块学医的料。
我恨自己怎么没有生在中医世家,恨自己怎么没有考入中医院校,恨自己怎么没有名师教诲。其实,我也知道,我所恨得一切即便得到也未必就会怎么样,不过,我为自己的停滞不前寻找借口罢了。
时光一天天飞逝着,我咬着牙,在无边的郁闷中坚持着。
3、 渐悟圆融,发展创新阶段。
又几年过去,忽然有一天,我觉得对仲景《伤寒论》《金匮要略》似有所悟,当然这一悟也是建立在以前长期的积累和思索中来的。从这一悟起,我才真正做到了方必仲景、法必仲景。当然,我还是在探索阶段,不过与以前不同的是,现在我有了方向。
渐渐我的病号好像有些多了起来,但我对疾病的治疗技术是格外提高了,从前许多不会治疗和治疗不好的疾病现在觉得有了许多把握,这是我自己明显感觉到了的。
例如有一女患者,常常胸闷气粗,一发作就要住院,憋得脸都发青发紫,死去活来异常痛苦,已经有五年了。各大医院久治不愈,到我的诊所治疗,效果也不理想。最近,又有发作,其丈夫无可奈何又带她来诊治。这次,我改变了以往的思路,为其开了小柴胡汤与桂枝甘草汤合方,一剂症状减轻,五剂其丈夫来电话说已无症状。其一家人欣喜若狂,我也欣喜若狂,仲景不欺我也!
还有一便秘、胃脘着凉便痛患者,也是病以多年,久治不愈,我为其开柴胡桂枝汤加生石膏,三剂药胃便不痛,着凉也没什么感觉,出乎意料的是便秘也有了好转,又服五剂大便也非常畅快了。
还有一结肠炎患者,着凉必腹痛作泻,肛门重坠,且腹痛得还很厉害。我为其开了白头翁汤和泻痛要方加荆芥、柴胡。五剂大轻,二十剂痊愈。
还有一乳腺增生患者,我为其开了小柴胡汤加石膏加二陈加三子养亲汤,也是二十天痊愈。
等等等等,一次次的治愈,一次次的激励,一次次的新悟。我终于体会到了仲景《伤寒论》序文中的那句话:,虽未能尽愈诸疾,庶可以见病知原,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六经钤百病,丝毫不假,万病不出仲景所论,《伤寒论》是万病之主,《金匮要略》是万病之辅。后世医家,亦有创新,亦不可废。这是我近几年来研究仲景的总结。
我仍旧在探索着,希望有一天,能达到圆融之境。
2012-11-9平凡写于安平
 

大周天

声名远扬
#93
什么叫悟?就是什么时候你把所学的医学理论与实际结合起来了,能实际灵活运用了,就叫悟了。
还有发现未耒研究末耒的结果。应用研究手段和方法去实践自己的研究,果然如此。研究普遍现象和问题,对其根本原因要探明。要准确要正确,要找出解决的正确方法和手段。不能人云亦云。
 
#95
第一阶段:看山是山(山就是此山),见水是水(水就是此水)。
第二阶段:看山不是山(山也许是水),见水不是水(水也能是山)。
第三阶段:看山还是山(此山非彼山),见水还是水(此水非彼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