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心得感悟 自学中医点滴记实(连载)

YYXZZM

声名远扬
#2
第一次治疗高血压

兄长今年51岁,素来身体比我好,人家睡眠特好,吃饭倍儿香,以前从来不相信自己会有病。自从去年感觉自己一生气就胸胁疼痛,还出现了高血压(100——150);今年年初我开始给他用药(以前宁可让别的中医看也不敢用我),头闷、脖子僵硬,用麻桂剂加减而治愈;只剩下的高血压了(这是西医的说法),经过切脉(现在也只识得几种),脉弦而数,说明肝瘀化热。我想到仲圣的治肝法则:“补用酸,助用苦焦,再以甘味调之”,还有一句的意思是“肝病及脾当先实脾”。因为我太了解他了:“吃得饱,睡得香”,不可能脾虚,所以不用先补脾,直接给他补肝,很简单的几味药:五味子、山茱萸、黄连、黄芩、黄柏、玄参、玉竹、甘草。断断续续给他煎过四五次,后来经过测量血压:高压降到140,低压90。我担心时间长了会不会反弹,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期间一直没有用药,再测量还是90——140,而且,之前的生气后胸胁疼痛从来没有再出现过,似乎也不爱生气了。
 

YYXZZM

声名远扬
#3
老婆的大心不见了

前年单位组织体检,我把自己的体检卡给了老婆让她去了(因为我自从学习中医后医保卡也不用了,一直用中药;也不用体检了)。经查:心大,还有胆息肉。前些日子单位又发了体检卡,我又让她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这次比较乐观:心大没有了,胆息肉也变小了。B超检查完她还跟人急了眼,说人家是不是没有给她做认真检查,直到再扫描一次她才放心。其实,这都是意外收获。
虽然自学中医三年多,但老婆主动吃我的药还是从去年开始的。去年她的手上(手指、手背)起了“猴子”(扁平疣),几个大个的去医院冷冻掉了,小的还有很多还一直在长,就让我给她配点中药吃。主要以活血和清热解毒为主,记得就连苦参和漏芦都用上了。断断续续吃了一个阶段,后来就发现手上的“猴子”没有再长出来,血压——也不用每天吃降压药了。这就是自学中医的好处——终于可以惠及家人了。
 

YYXZZM

声名远扬
#4
母亲让我悟得“口臭”的发病机理

老母亲今年78岁,患“口臭”及阴虚阳亢多年,几经多次用药(六味地黄汤、左归丸、天麻钩藤饮等滋阴药),效果均不甚理想。后来,母亲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有一天,在我试服完汤药后打屁很多也很响,母亲听到后就说:“年轻人就是屁多,老了连屁也没有了”。就这一句话让我深思良久,我在想:是不是这“口臭”跟屁也有关糸呀?不由使我想起上学时有位同学的一段“屁”论:“‘屁’乃五谷杂粮之气也,上行为气,下行为屁,狗闻之摇尾而来,人闻之掩鼻而去”。之后的几次用药都以补中益气汤加味治疗效果明显,母亲说吃了我的药就是屁多,嘴也不怎么臭了。我想,彻底治愈只是个时间问题。
 

YYXZZM

声名远扬
#5
老婆的红牙床

一天早晨,老婆刷完牙照着镜子对我说:“你过来看看,我的牙床乍这么红”?我过去一看,可不是!鲜红鲜红的。当时我没说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乍回事。后来,我想到前天在她洗澡的时候,发现在她的后背上发现有隐约可见的小疙瘩,也不觉得痒。就此我拟了一个很简单的方子:黄芪、薏仁、蒲公英。没想到只喝了两天,红牙床就好了,几天后后背上的小疙瘩也不见了。有时候自己也难免“得意忘形”:这难道就是书上所说的“治未病”?
 

YYXZZM

声名远扬
#6
姐姐的睡眠问题

昨日打电话给在老家的母亲,顺便问了我姐的情况。姐在本村里,两年前患上了失眠(睡不着)的毛病,去外地找了个有名的西医,开了两种安眠的药,常常吃一片或半片(因为那药力太强不可多吃,刺激神经太厉害),去年最严重的时候竟然出现“抑郁症”的症状,总是想着要死。今年春节过后,姐来我这儿几天,经判断失眠为肝肾亏虚、气血瘀滞所致,拟下方:黄芪20、白术15、山茱萸15、女贞子15、郁金15、赤芍15、车前子15、熟地20、黄精30、石韦10、甘草10、仙灵脾10、巴戟天15、生姜6片、半夏20、桂枝15.(单位:克)。3剂药煎毕放入冰箱,只服了3天就回老家了。服药期间(那几天),我听说睡得很好,但不知道以后情况如何?
几个月过去了,昨天打电话过去,她说睡眠很好,只是眼睛还模糊不清;我跟她说,睡眠好了,起码不得“神经病”了,眼睛的问题以后再说。
 

YYXZZM

声名远扬
#11
火种(初识民间验方之魅力)

本帖最后由 YYXZZM 于 2014-4-26 17:52 编辑

记得在二十年前,小舅子得了一种怪病,除了腿疼之外,时间一久,大腿肿胀,在大腿外侧还破了个小孔,偶尔有黄水流出,到医院几经检查也查不出是什么毛病,开刀后取出类似“豆腐渣”一样的东西很多;待伤口愈合之后的一段时间又会反复出现上述症状,次年不得不再开一次刀将内容物取出。无耐之下再到医院做检查,幸运的是这次遇到个有经验的专家,拍片显示糸骨盆一侧的骨头损坏所致,受损的骨头脱落并随黄水向下沉降,最终胀破皮肤而形成小孔流出。专家诊断为“骨结核”病,并处以抗结核病西药治疗。
回家之后,有一位民间医生得知此病属“结核病”,就告诉他一个民间偏方:狼毒根煮红枣。每天吃十几个红枣,就这样大概经过一年的时间痊愈,至今从未复发。
有一年,我回老家,遇到本村一位老妇人,也是腿疼并伴有黄水从破损的皮肤中流出,我便嘱咐其子女用“狼毒煮红枣”治疗,不到一年时间痊愈,至今老人还健在。
之后在县城,有一位陌生人慕名来找我,说她的一个亲戚得了“骨髓炎”,向我讨要此方,我便详细告之。
从那时起,我第一次感觉到中药的魅力,也在我的心中播下了中医的火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