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切诊 学脉记

本人怀着惶恐不安的心情在此声明一下,本人的陋文本来是写在自己的博客上的,是写给对中医不了解,但是还是有点点好奇的人群的。原封不动的搬到这个专业性很强的论坛上不大合适,因为在这个论坛上转悠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早已经过了中医ABC的阶段,更何况论坛上的高人有的是,这个文章拿到民间中医网上去发会更合适一些。但是改文章也是个费力气的活,本人想还是偷点懒吧。把文章发在这里,也是觉得这个论坛老师多,希望论坛上的老师给我们指点指点怎么把脉,关于本人文章里的诸多不宜,还请大家见谅了。
四、初试脉
不过对这个问题,古人也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就是要多试,试的多了,指头就有感觉了,对什么“滑脉如珠替替然,往来流利却还前”、“如雨沾沙容易散,病蚕食叶慢而艰”、“脉来洪盛去还衰,满指淹淹应夏时”这些像诗一样的充满文学想象力的描述就有体会了。
于是,有一段时间我就经常试脉,睡觉前先试试脉,早上醒了也试试脉,开会领导讲话时也偷偷的试试脉。不光试自己的,连我老婆也成了我试脉的对象,动不动就被我抓过手来,搞的她很烦。
很快,就有了第一次给别人试脉的经历。这次试脉挺神奇,所以过去很长时间了我还是记忆犹新。那是很多年前,跟两个朋友一起吃饭,说起把脉来,其中一个朋友就让我把把试试。这个朋友是位女士,身材苗条。因为是第一次给别人把脉嘛,心里没有底,把了好长时间,也很认真,细细体会脉在指下的感觉,结果呢,还真的发现了她的脉有点异常。什么异常呢?我发现她脉里的血流不流畅,有涩涩的感觉。我想,为啥血流会发涩呢?是不是血液有点粘稠呀?有粘稠的话是不是因为血脂高呀?可是血脂高的人一般体型比较胖,可是她的身材与血脂高联系不上啊。把了半天脉,总要交作业,所以犹豫再三,我鼓起勇气说你血脂有点高。没想到,她说是啊,我是血脂有点高。我的天,居然蒙对了。不过从那次以后,遇到脉有涩感的,我就会考虑一下血脂高的可能。
还有一次,我老爸感冒了,我给老爸试脉,这次试脉一下子让我明白了浮脉是什么样。我的手指一搭上老爸的手腕,就试到了脉,稍往下按,发现这个脉不是像平时表面抵抗力小,往下一些抵抗力大,而是在表面就有硬硬的抵抗,像按在一块浮在水面的木头上,要多用点力才能按下去,按下去之后会感到脉管的中部反而变软了。霎时,“如木浮水”这四个字一下子跳到了我的脑子里,哦,原来“如木浮水”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脉书上说浮脉主病在体表,现在老爸感冒了,不就是病在体表嘛。后来老爸感冒好了,我又试了试脉,果然原来浮脉的感觉没有了。
我妈的脉也很有特点。我给我妈把脉的时候,发现她左右关脉都很有力量,可以明显感觉到指下脉对指头下按的抵抗力。我妈是多年的高血压,我想,这指下的感觉应该就是高血压的直观体验吧。后来我试到类似的脉象时,发现对方都有高血压。
还有一次很难忘的试脉经历。那次是多年前,我一位香港的朋友一家来青,我请他们吃饭,然后逐一给他们把脉。其中朋友的妹妹年龄四十多岁,她右手的尺脉让我很吃惊,因为尺脉按下去之后,发现脉的底部很紧,硬。当时试这个脉的感觉,打个比方吧,就像在河底摸到了一段绷的紧紧的绳子。我后来摸个很多脉,说实话,像这次这么紧的脉我还一直没能见到。脉书上说紧主寒,尺脉对应着腹部,就是说她腹部寒气很重。那么,寒气很重的话,她肯定会肚子疼。于是,我就说,你肚子有问题,经常会肚子疼。话一出口,这位女士立刻说,对对,我是有这个问题,会肚子疼,疼起来很要命。于是周围的人都用钦佩的眼光来看我,让我感到有一点小得意。
上面我们讲到了两个把脉的专有名词,一个是“寸脉”,另一个是“尺脉”。什么是寸脉和尺脉?要明白这两个名词,我们需要从中医的三根手指头说起。
尺脉不一定对应的就是肚子,是指下焦。
 
自学中医难,自学把脉更难。但是学中医就绕不过把脉这道坎。本人天生鲁钝,虽喜好中医、研读多年,但水平还是很业余。这些年也在学习把脉,几年学习下来,也有了点体悟。我感觉把脉是要悟的,光看脉书是不会把脉的。每一个擅长把脉的中医师都对脉有深刻的理解,就像我们对周边人的了解一样,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他的性格脾气也都了如指掌。但是可惜的是,这些宝贵的东西都深藏在这些高人的心里面,我们很难在网上或者是书上学习的到。当然如果能有幸跟这些高人为师,可以被耳提面命的话,是可以受到传授的,但是能有这种机会的人太少了。这些高人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凭着过人的天赋悟到的东西,得不到广泛的传播,多年之后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不能不说是非常遗憾的事。
本人不才,写了一点自学把脉的体悟,把拙文放到网上,希望能对和我一样在自学把脉的道路上摸索的人有一点帮助,也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引来论坛里的老师们也给我们抖露点心得,惠及我们这些后学。为了让文字看起来不是干巴巴的,就写的不大像专业的中医文章,水平有限(菜鸟级),希望各位看官见谅。
凭脉就轻易下诊断太轻率,碰巧也可能会碰到,但大多数是不靠谱的,所以千万别这样做。举个例子,古人断定妊娠脉是靠诊断滑脉,如果把滑脉就一律定为妊娠那就肯定会出问题。
 

kastin

声名鹊起
十七、一次失败的把脉
最近有一次同学家庭聚会,我给一位同学的太太把脉。我同事的太太个子挺高,看起来面色不好,精神萎靡,一副虚象。一试脉,立刻感到脉跳的很快,估计一分钟有八九十次的样子。我又仔细的试了试两手的寸关尺。
她左手的寸脉,也就是心脉偏沉,力量偏弱,波动不够流畅,有点粘滞的感觉。这提示心脉有痰饮,心脏不大好,会有轻微心慌心悸的表现。再试左手的关脉,有点郁结,力量不算大,看起来郁结的不严重。再往下试尺脉,较虚。看来有肾阴虚。还有就是寸关尺的皮肤都挺凉,我想很可能身上寒气比较重,阳气不够。
再试右手。寸脉稍微有点虚,靠近手腕的地方有跳动的小点,怀疑她有甲状腺结节,或甲状腺有问题。试完寸脉再试关脉,右手的关脉也有点郁结,也不严重。这种关脉很常见。右手的尺脉更虚,比左手的尺脉更严重,看来阳虚更严重一些。
她的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自相矛盾。一方面,试起来感觉跳动的幅度都不大,哪怕是郁结的肝脉,也不是一鼓一鼓的有力量的跳,而是偏静一些。手指按在脉上,感觉的不是奔流的河水,不是湍急的潮流,不是汹涌的波浪,而是没有气势的,缺少ji情的,暮气沉沉的一种流动。反而右手寸脉的小点跳动的还相对活跃。这个整体脉象体现的是虚寒。另一方面,脉跳动的偏快,这个数脉一般来说是主热,就是脉跳动的快数脉身体偏热。就是说她的脉既体现出了寒,也体现出了热,是寒热两种相反脉的结合体。
我本来对自己摸脉还是有点自信的,一般摸完脉后我就会说的头头是道,对方也会频频点头。不过这次我有点傻眼了,摸完脉不知道该说啥了。到底是寒还是热呢?我纠结起来。
最终我还是认为这个脉是寒。因为我个人觉得数脉主热不是普遍规律,我读过有名家讲过数脉不一定主热,我也见过有脉数但不是热证的情况。具体到这位女士的情况,我觉得她的数脉应该是另有原因,比如心的原因。另外,摸脉的时候感到皮肤明显的凉,也提示对方身体寒凉。
于是我就说你是不是怕冷?
没想到,一张口就说错了。人家说的症状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
她说:“我不怕冷,相反,我经常觉得热,烦躁,容易生气上火。我做过甲状腺肿瘤(或囊肿,记不清了)切除手术,医生让我一直吃药,好像这个药有这个副作用,会感觉热、心跳快、烦躁。”
我听了后真有点无地自容,没想到我说的正好是南辕北辙,差的太远了。
我想,恰恰是我忽视的数脉表达了她的感受-热。
看来,把脉这个手艺,我还差得远那。
甲状腺肿瘤切除术,可能会给与一定的甲状腺激素药物吃。这种药物过多服用可能会有类似甲亢症状,即心跳加快,烦热等“热象”症状,故而脉象数。但作者切脉发现对方脉象幅度小,安静,说明能量不足(这一点从左存沉滞,迟脉虚弱可以印证),也就是说如果不吃激素药物,对方体质是已经下降的状况(类似甲减),所以才会出现寒热脉象均有。一般来说,数脉可见于热病,也能见于阴虚或是危象病人,需要从其他证据中来辅佐加以确认判断(比如对冷热饮的喜恶,舌象,手心手背热凉以及自身其他的感觉等等)。
 

大周天

声名远扬
甲状腺肿瘤切除术,可能会给与一定的甲状腺激素药物吃。这种药物过多服用可能会有类似甲亢症状,即心跳加快,烦热等“热象”症状,故而脉象数。但作者切脉发现对方脉象幅度小,安静,说明能量不足(这一点从左存沉滞,迟脉虚弱可以印证),也就是说如果不吃激素药物,对方体质是已经下降的状况(类似甲减),所以才会出现寒热脉象均有。一般来说,数脉可见于热病,也能见于阴虚或是危象病人,需要从其他证据中来辅佐加以确认判断(比如对冷热饮的喜恶,舌象,手心手背热凉以及自身其他的感觉等等)。
你说的正和我意。
 

kastin

声名鹊起
凭脉就轻易下诊断太轻率,碰巧也可能会碰到,但大多数是不靠谱的,所以千万别这样做。举个例子,古人断定妊娠脉是靠诊断滑脉,如果把滑脉就一律定为妊娠那就肯定会出问题。
不是随便一个滑脉就判为妊娠的。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我对滑脉认识只有一次明显的感觉。记得当年同学李成42岁,患尿毒症病危,脉象是滑甚之脉。指下感觉双手脉如山涧急水流,有密集水連珠从指下急速流过。给我的印象此脉滑脉无疑。这病人眼看要死了,这脉象应是伤精败血才对呀。連日耒输液,频繁做血透(透析)所为。妊娠脉应为尺脉顶动为是。我也有一例孕脉沒有摸出耒。
 

kastin

声名鹊起
我对滑脉认识只有一次明显的感觉。记得当年同学李成42岁,患尿毒症病危,脉象是滑甚之脉。指下感觉双手脉如山涧急水流,有密集水連珠从指下急速流过。给我的印象此脉滑脉无疑。这病人眼看要死了,这脉象应是伤精败血才对呀。連日耒输液,频繁做血透(透析)所为。妊娠脉应为尺脉顶动为是。我也有一例孕脉沒有摸出耒。
喜脉确实一般会出现尺脉较大的特点。尿毒症透析,即用机器代肾职而已,出现滑脉估计是因为透析机器本身速度比较固定(与人体通过激素和神经自主智能调节速率不一样),仅仅猜测。
 

kastin

声名鹊起
我有一个经验,一次给朋友把脉,在其左存以上能感觉到有一个点网上顶,怀疑是不是喉咙或头部哪里发炎了,询问得知是其左侧牙齿痛。但是其寸脉轻取则跳动有力、流利,中取或沉取则感觉像是一条细线一样,不知怎么解释?
 

桂枝青

声名鹊起
我有一个经验,一次给朋友把脉,在其左存以上能感觉到有一个点网上顶,怀疑是不是喉咙或头部哪里发炎了,询问得知是其左侧牙齿痛。但是其寸脉轻取则跳动有力、流利,中取或沉取则感觉像是一条细线一样,不知怎么解释?
轻取调动有力、流利,是热在表。中沉取是细线,信息不够。细线是紧的?还是软的?是脉全部变成细线,还是脉里有细线?
 

gch340321

声名鹊起
感谢分享!临床中发现很多奇怪的脉象,尤其是寸以上和尺以下的部位,今天终于解开谜底了!感谢!
 
您好,桂枝青老师,我是一个刚刚看中医书的菜鸟,请问一下:把脉的时候,是三个指头一起感应,还是一个一个指头的感应呢?
 
最后修改:
自学中医难,自学把脉更难。但是学中医就绕不过把脉这道坎。本人天生鲁钝,虽喜好中医、研读多年,但水平还是很业余。这些年也在学习把脉,几年学习下来,也有了点体悟。我感觉把脉是要悟的,光看脉书是不会把脉的。每一个擅长把脉的中医师都对脉有深刻的理解,就像我们对周边人的了解一样,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他的性格脾气也都了如指掌。但是可惜的是,这些宝贵的东西都深藏在这些高人的心里面,我们很难在网上或者是书上学习的到。当然如果能有幸跟这些高人为师,可以被耳提面命的话,是可以受到传授的,但是能有这种机会的人太少了。这些高人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凭着过人的天赋悟到的东西,得不到广泛的传播,多年之后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不能不说是非常遗憾的事。
本人不才,写了一点自学把脉的体悟,把拙文放到网上,希望能对和我一样在自学把脉的道路上摸索的人有一点帮助,也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引来论坛里的老师们也给我们抖露点心得,惠及我们这些后学。为了让文字看起来不是干巴巴的,就写的不大像专业的中医文章,水平有限(菜鸟级),希望各位看官见谅。
您好!机缘巧合,在微信公众号里,看到别人转载您写的文章。靠一些线索,终于追到这里来,找到了您。希望在您的成功里吸取营养。ʘᴗʘ
 
最近在论坛里找不到我发的《学脉记》了,挺奇怪。后来才找到,原来文章搬家了,新家在四诊发微。既来之则安之吧,再发一篇续文。

十五、两个凭脉辨病的例子
古人是没有X光和B超的,但是这并不耽误咱们古代的大夫看病。先贤说过,掌握了把脉的技术,再来看病人的脏腑时,就像在黑洞洞的地方点上蜡烛,一下子就明亮了,有洞若观火的效果。
我虽然对于把脉才刚刚学了一点点皮毛,离着先贤所说的这个点蜡烛的水平还有八百里地的距离,但我也能感觉到,把脉就像又给我安上了一双眼睛,通过把脉就可以了解对方身体五脏六腑的大体状况,更容易找到在身体不适后面隐藏的真凶。
记得去年夏天(2014年),有个同学请客,参加的也是几个同学,还带着家人,算是几个同学的家庭聚会。吃饭的时候,我给几位同学把了把脉。把到其中一个女同学的时候,发现她的脉道充盈,气血旺盛,身体不错。但是,左寸脉有点怪。说实话,这位女同学我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对她的身体情况一点也不了解。
她的左关脉是什么样呢?指腹按下去,会试到有粘的波浪的感觉。正常的脉应该是柔和,清透。她的这个寸脉很明显不清透,浊气很重,如果用物质来模拟这种感觉的话,最相像的应该是痰。所以我认为,她的心脏周围有不少痰。那么这种情况下,她会有什么症状呢?我想,这些黏糊糊的痰拥抱着心脏这块小鲜肉,肯定会导致心脏的不舒服,感觉可能会是心悸、心慌、胸闷之类的,如果严重的话,还会有心痛。对应的治疗办法是什么呢?脑子里直接蹦出了《金匮》里的瓜蒌薤白白酒汤之类的方子。
于是我对她说,你身体总体状况不错,但是心脏不舒服,会胸闷、心悸、心慌,可能还会有心痛。我这位同学点头称是。她自己就在医院工作,是一位护士长,她所在的医院在本市还很有名。她确实有这些不适的感觉,在医院检查也查不出原因,找本院的大夫治疗过也没什么效果。可是我最终没有给她开方子,留下了小小的遗憾。为啥没有开方子呢?一个原因是彼此多年未联系了,关系不够熟,人家是医疗工作者,我是个非医疗工作者,我给人家开方子治病,这个,这个,多少会让人家觉得尴尬,或者会让人家觉得我有点自高自大。再一个,我对那一类治胸痹的方子没有用过,不大熟悉,没有把握会一个方子一定会给人家治好。所以开方子的念头冒了冒,就被我按下去了。
去年夏天还给一位女士调理睡眠不好的问题,也是通过把脉来开的药方。这位女士和我不是一个单位的,我们都是同行,我跟她的几个同事挺熟。她通过同事了解到我会点中医,就来找我让我帮忙调理一下睡眠不好的问题。
有一天,这位女士如约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一看,她年龄在四十左右,体态匀称。她说她的睡眠不好有半年多了,晚上常常睡到半夜就醒了,然后好长时间睡不着。
要治病首先要找出原因,对应着原因开方子,否则就是瞎猫去碰死耗子。导致睡眠不好的原因有很多,她是哪一种呢?那就来个望闻问切吧。
我对问诊不擅长,没问出啥有价值的信息;面相呢,也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最后只好靠把脉了。手搭上脉,发现左右关脉都有郁结。于是给开了五付半夏泻心汤合四逆散,让她喝喝试试。这个药方主要是给她调节中焦的,既然她左右关脉都有郁结,那么她的中焦就会有郁结。中医讲左升右降,中焦地处左升右降的交通要道,中焦郁结,就会影响身体正常的左升右降,身体正常的机能就会出问题。这个药方呢,半夏泻心汤是针对右关脉的郁结,调脾胃的,四逆散是针对左关脉的郁结,调肝胆的。因此可以说我给她开这个方子的思路是调脉象,对于能不能调好睡眠我也不知道。可喜的是,这位女士反映,五付药后睡眠大有好转。
看你的医案真是如痴如醉,真是太精彩了!像你学习了!支持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