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科五官 景岳公的无奈

陈文涛

普通会员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引用:
“无病而喉窍紧涩”
“问其喉则无肿无痛也”
---古代的奇葩医案太多。“涩”“无肿”,应该是喉痉挛、干涩,那用什么二陈汤?那就应该增液解痉,大剂甘草、玄参加麻黄桔梗蜈蚣全虫麝香冰片,应该是这个方向。
如果此案是真的,那就暴露了景岳的水平,这简直就是一篇乱七八糟的文章。
景岳的水平谁不知道,张锡纯直接赞他:颇见慧心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先生言其有火,引用一阴一阳结为喉痹,气热则内结。结甚即肿胀。肿胀甚则痹。痹甚则不通而死矣
然景岳公,及延余视,诊其脉无他,问其喉则无肿无痛也。
又他医见之,亦但束手而已。
余谓火之为病,其性速急,若果为火证,其辩易耳,粗工皆可以愈,今数医束手无策,不独景岳一人,况举世之医,喜用寒凉者甚多,若至景岳公延视,余不信前医未曾用过寒凉,脉证如此,先生言其属温补之误,实乃无中生有,余不赞同。
此疾从始至重十五分钟足唉。病势猛,唯有动阳才能致此重,所以治则应以大力降阳为善。应属阳证范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