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医案 《醉花窗医案》食积致痢(平胃散—>真人养脏汤—>人参养荣丸)

三先生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有一银商,忘了他叫什么名字,夏天得痢疾,医生认为是火,用承气汤来泻火,结果每日泻下数十次不止;又换一个医生认为是虚,用补剂治疗,结果痢下止住却胸满腹胀,精神委顿不能起床。管事的人怕他死在店铺里,找他的表兄把他安排到寺庙里一屋中去居住,又经过十多天治疗依旧无效。他表兄都把死后要用的东西买来准备好了。

一日午饭后,他表兄来请求我说:我的亲戚病的很重,恐怕不能康复了,听说先生脉理高超,想请您去看看生死状况,如果能拖延半个月,打算把他送回家中,总比客死异乡好呀。

我随他去看,患者居住的屋子里臭气弥漫不能进人,急忙让他们把病人移到别处。只见他闭着眼睛神志朦胧,翻动他的身子也不知道。提起手腕诊脉,各部都微弱沉细,不过至数匀称,惟独右关脉大,按之搏指。于是说:此病是因食积导致的痢疾,最初医生的治疗,把火泄下去了,食积还在,所以现在还是肚腹膨胀,醒时见到食物会作呕。病虽然危重,不但不会死,还能治好。其表兄说:果真如此,请您给治治。于是用平胃散加神曲、麦芽等药让他服用,到夜间解下极多秽浊的东西,腹部也平坦了,神志也清晰了。隔日再去看,脉小而气虚,因此用真人养脏汤固摄止痢。三剂后痢已经止,稍稍可以吃些东西。接着用人参养荣丸半月后痊愈。


我给他治病时只见过两次,所以没记清他的样子。过了两个月,有个拿靴帽等礼品登门拜谢的,我并没认出来。进门后自己介绍,才知是这个患痢的人。他叩头不起并感谢说:承蒙先生再生之恩,不但病好了,并且比以前更健壮,真是衔环结草也无以回报。我拒绝了他的礼物并好言相劝送走。
 
最后修改:

三先生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原文:
又有银商,忘其名,夏得痢疾,医家以为火,用承气汤下之,逐日下数十次,又一医以为虚,补之,痢下止而胸满腹胀,委顿不起。司事者惧其死,邀伊表兄某引之出铺,在寺中凭一屋居之,又十余日医药罔效。其表兄已为市殓具矣。一日午饭后其表兄来请曰:舍亲病重,恐吓不能起,闻阁下脉理清真,欲往驾,以决生死,如可敬延半月。拟即遣之还家,较胜殁於旅舍也。余随而往视,屋中臭不可近,急命舁置他处,见其合眼朦胧,转侧之,并不知矣。提腕而诊之,俱微弱沉细,然至数匀称,惟右关独大,按之搏指。乃曰:此病因食积致痢,初医下其火,未去其食也。此时必肚腹膨胀,醒时见食作呕,病虽危,不惟不即死,并可生也。其表兄曰:果尔,请治之。乃以平胃散加神曲、麦芽等类进之,至夜解下秽物极多,腹平而知人矣。越日视之,脉小而气虚。因以真人养脏汤固其痢,三剂而痢止,略进食矣。因继以人参养荣丸半月而健。余当其病时曾见二次,不识其人,越两月,有以靴帽等踵门而谢者,不知何人,入门自称乃前病痢者也。叩头不起谢曰:蒙先生再生之恩,不惟病愈,且健壮胜于往日,衔环结草所不惜也。余却其物而善遣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