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临证心得 凤翅堂中医师承讲稿——从外感说中医的快速入门

blyles

普通会员
初感时,有一部分人只觉咽喉不适,些许怕风或恶寒、头昏、身困的症状。在这个时候,我们会常常求助于体温表,这个体温表的发烧界限,是个大众化的数值,有时候症状出现了,而体温表不表态,但是,身体已经报信在发烧了。我们有些医生,甚至认为体温到了37°C还未发烧,临床经验,很多人体温超过36、5以上,已经是在发烧了,甚至还有一些人,素来基础体温低,到36度已经是在发烧,这是因为有个体差异的问题。虽然体温表还在疑惑,但是,人的身体已经说话:我在发烧了。那么,我们就不能以体温表为依据,而是依据人的感觉,那么,我们就不能以体温表为依据,而是依据人的感觉,这只是个过程的问题,这个,伤寒论已经明确说明:“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名曰伤寒”。在这个时候,如果有脉诊经验,就会发现脉不一定见浮紧或浮数,只是脉无缓和之象,有躁动不安的感觉,是体温在蓄积上升阶段,体表未显现而已。此时,若给与一般的解热药,如我们都知道的安乃近、APC等,发热一旦抑制,也多会病解。还有些简单方,如葱豉汤,葱白、豆豉、生姜熬汤热服取汗等,如果没有里热,多会病解。

(待续)
什么是里热?老师
 
石膏配伍麻黄即是辛凉剂,不一定就是清里热,汗出热不解即是温,早用石膏逆转病势。赵老对热病的论述来源温病条辨等,读书还需要去实践,是不是?
大青龙应是外寒内热,这个案例的外寒在哪里? 这里用此方不准确。
 
这些日子把百草居大体看了一遍。感叹一声,还是樊老师的东西能让人有感悟啊。以经方为轴,以时方为补充繁荣,有理有据,这样的才是好东西。不得不赞叹佩服!
 
我叫襄阳的患者去打探樊老师的医馆。结果令我大跌眼睛,地方偏僻不说,周围的人也不知道,里面一个病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在玩手机的,漫不经心的人,而且患者反馈的疗效很差,价格还死贵
 

樊正阳

终身讲师
我叫襄阳的患者去打探樊老师的医馆。结果令我大跌眼睛,地方偏僻不说,周围的人也不知道,里面一个病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在玩手机的,漫不经心的人,而且患者反馈的疗效很差,价格还死贵
这个很正常,到处都有排队的医馆,我只是个小诊所。除了患者介绍的患者,周围的我不看。

打探我是不是想看病?
 

樊正阳

终身讲师
我叫襄阳的患者去打探樊老师的医馆。结果令我大跌眼睛,地方偏僻不说,周围的人也不知道,里面一个病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在玩手机的,漫不经心的人,而且患者反馈的疗效很差,价格还死贵

你是裁判还是啥人?
啥病疗效很差,精神病?
有多贵?

我玩儿手机是在看病,天天都有天南海北的患者求诊,工作比较繁忙,不是用心来看病的,一般我不爱搭理。
 
我叫襄阳的患者去打探樊老师的医馆。结果令我大跌眼睛,地方偏僻不说,周围的人也不知道,里面一个病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在玩手机的,漫不经心的人,而且患者反馈的疗效很差,价格还死贵
你要是想了解这人是不是好大夫,就看看当地是不是有人找他看病,要是都是外地的患者过来的,这位大夫就是网络炒作出来的,或者是写书写出来的。现在这样的很多,樊某还有一个凤翅堂讲课群,里面很多托,自己说群里到500就讲课,但是到了他也不讲,其实肚子没货,讲什么。
 
感冒发烧的诊断治疗

在《医门凿眼》里边有一篇文章,叫外感发热。我先与大家再共同学习一次。

外感,按照现在来说多是上呼吸道感染微生物而至发热的一类病症,俗话说就是感冒。古今有伤寒,温病之分,如果以此细分,会很烦锁,以外感发热概括之则可也,在症候症状上做文章,而不在病名上寻枝问叶。

若根据古今的认识,非要有伤寒、温病的划分,反而印定了眼目,使初临证者无所适从,总要以见证为主,随证而施治,烈性传染病则不在此列。

我们所见的多为上呼吸道感染的所谓感冒之类。轻者流涕、打喷嚏,重者发热头痛、咽疼、恶寒身疼。在教科书里边,有风寒、风热的划分,表现的症状多样化。

风寒、风热只是理论上的界限,按风寒风热的表现来鉴别,多不符合临床实际,特别是对于初临证者更不易划清。

治外感发热常用寒热两平的辛平之方,根据表现来权衡药量之搭配,最常且最喜用的有荆芥、薄荷、苏叶、防风、二花、连翘、石膏、桑叶、菊花、甘草、桔梗、牵牛子、玄参、板蓝根等。这是得益于温病医家的经验,虽然与经典有出入,但是也很稳妥。至于经典怎样对付这些问题,我们会在以后的课程中慢慢学习。

先说明一下,经典治疗这些问题,多是针对人体阴阳的偏差而用药,温热病医家多是针对病因而用药。这就发现一个问题,经典似乎也有不足之处,而针对病因也似乎有遗漏之处,那么,我们就可以取经典之长,再取后世医家之经验,结合用药。

(待续)

[/QUOTE外感用牵牛子我也是醉了,应该用牛蒡子,樊大师真的是误人子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