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医案 大周天医案分析

爱凌霄花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我父亲在六十九岁时突发脑溢血,昏迷医院拒收。在我和我妹治疗下活到九十岁才去世。回想起来我父只在中年时期有吐痰习惯,后半生从来没有痰,是他长寿的主要原因。九十岁时还骑三轮车到处遛着玩。阳气不大亏是长寿根本条件。
想请教大周天老师:按您的看法是元气充足就不易生痰吗?此前总以为是脾胃不好生痰,因有家人脾胃状况不好时每次饭后都有痰。
 

大周天

声名远扬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近一个月来我可栽了。自已的痔疮没治好,又碰上老伴脑梗。我无力给老伴治脑梗,被儿女把老伴送第三中心医院输液。去医院时老伴自已在儿子挽扶下走下六楼,住院二十天后发现语言不清,痰涎旺盛,间断发烧,血压180/110,左侧肢体偏废,院方建议转针炙治疗。出院由120担架抬上六楼回家。查舌苔滿舌燥黄厚腻苔,通身为汗,脉跳一下停一下,红舌尖,诊断心脏衰弱已极。治则先治急心衰症。先温服一碗大周天药茶,再由二妹扎两天针炙,效果不显。停针炙,让我一个学员作大周天按摩三次,语言稍有好转,喝水犯呛。痰旺无改变,肢体偏废依然无改变。回想起早年我给脑梗患者治病,都是第一次治疗,两小时上述症状均消失。此刻已多天按摩,效果不佳,什么原因呢?最后发现学员使的劲小,被我严力诉责。使劲大小如同药剂量大小一样。学员随后加力,效果不错,只是肢体偏废无改善。治疗五次按摩我付费2000元。这里应提到满舌燥黄苔厚腻在大力补阳的情况下消失,产生润泽。什么道理,有点违反常规。是不是阳虚太过汗出太多有亡阴舌燥黄之说?不太明白。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老伴发病脑主干、丘脑栓塞已过一个月。出院回家已整半月了,说话明显好转,舌苔燥黄厚消失,出现润泽,发烧消失,心脏停跳消失,乏力。身体偏废左侧。二妹扎针炙三次,我的学员用大周天按摩五次。这两日由我给老伴扎针大周天两次,老伴出现自已转侧身,痰少,舌质粉红色润泽无苔,血压稳定,患侧上下肢可伸曲抬起,扎针数量比按摩用穴少1/4。行针一小时,起针时速度较快,目地让针眼出血。老伴和儿女自认为效果不错,比较满意。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大周天药茶又加入三棵人参大约10克,昨天和今天连两天共喝二茶碗,感觉还不错,痔疮末疼。纵观一些治痔疮的中药膏都是冰片、波荷等凉药,触诊痔疮确也滚热。然这些用这些凉药效果不好。尿液也热极了,前列线增大,有闭尿之感。不能止疼。然用大补阳之剂效果佳。正所谓补阳以潜阳,回收外逃之阳气。前列线也见轻。原来前列线是虚阳浮越造成的原因。个见。
 

宇文成浩

普通会员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大周天老师,我母亲,全身无名游走疼痛,有时是手臂,印射到后背,有时是大腿,有时是小腿,严重时无法入睡,无法走路,各种检查无异常,吃类似贝络芬止痛药,己三四年,看过中医,其中有说是弊症,寒弊,不知大周天是否能治此病,想自己为她点穴治疗效,不知是阴症还是阳症?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大周天老师,我母亲,全身无名游走疼痛,有时是手臂,印射到后背,有时是大腿,有时是小腿,严重时无法入睡,无法走路,各种检查无异常,吃类似贝络芬止痛药,己三四年,看过中医,其中有说是弊症,寒弊,不知大周天是否能治此病,想自己为她点穴治疗效,不知是阴症还是阳症?
这位老师,不和您的母亲有多大年令?我想先按阳症把邪气放掉,把混乱的气机放掉,调顺。方法采用脏腑点穴法,具体操作在我大周天帖子里有,可慢慢查找。第二天可作简短脏腑点穴法,随后按阴证再用大周天按摩法治治疗三次。一天一次。
 

刘李和戎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老伴发病脑主干、丘脑栓塞已过一个月。出院回家已整半月了,说话明显好转,舌苔燥黄厚消失,出现润泽,发烧消失,心脏停跳消失,乏力。身体偏废左侧。二妹扎针炙三次,我的学员用大周天按摩五次。这两日由我给老伴扎针大周天两次,老伴出现自已转侧身,痰少,舌质粉红色润泽无苔,血压稳定,患侧上下肢可伸曲抬起,扎针数量比按摩用穴少1/4。行针一小时,起针时速度较快,目地让针眼出血。老伴和儿女自认为效果不错,比较满意。
如果能重灸关元效果会更好。我的岳父九十岁时中风,我给他重灸关元,每日五小时,连续二十天。当月实现生活自理,现在九十四了,还能生活自理。见我2015年12月在本论坛发的帖子。
 

刘李和戎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麻醉?我可不会。这方面是零。
我本人重灸自己时是不用麻醉的。我治疗过的人也都没有用麻醉。但是有人怕疼,不麻醉他就不治疗,宁愿等死或宁愿被疾病折磨。这时麻醉才真的要用。要么请个麻醉师,要么自己学肌肉注射。只是不要刺进血管里就没有危险。肌肉注射比起针刺还要简单。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