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针推理论 雍牧浅论中医(附帖:百草居)

吴国海

声名鹊起

雍牧浅论中医(附帖:百草居)




在西医看来:中医经典理论中,脉象是最薄弱最容易被非议的一环,也是最容易忽悠和玄虚的一环!何况脉象时时在变,随情绪,随动静,站着和坐着,饱和饿,天气冷暖一年四季,就是早上和晚上,脉象都会不一样,别说人的性别年令和高低胖瘦了;而且每个中医师针对某一同个病人的把脉,也会得出不同的脉象诊断,这并非是医者的经验水平问题,而是本身脉象并无绝对技术上的标准;医者意也,臆测主观的成分居多!本楼自已也是中医针灸师,有时也处方;认为舌象包括望和闻都比脉象重要更有诊断价值。在西医眼中,所谓脉诊,无非是心脏的泵血节律透过动脉的博动,而且他们认为,中医这东西有些地方不能说破,非常矛盾,说破了整个中医理论体系会崩溃,必须“废医验药”!而雍牧认为,实则中药很多都有效,且有卓效!但如果废除了中医藏象及别的辨证理论指导,那么中药也就不是“中药”了!总之来说,中医是需要“四诊合参”的,缺一不可!

当然同时也认为: 中医作为一种文化,很有吸引力,很深奥;但如果作为一种学术,深奥意味着玄虚,迷宫似的模糊笼统辨证 ,有点象玩弄无内涵外延的空泛概念游戏,缺乏实证和逻辑!面对中医的衰落,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想想中医的归属!

另外雍牧擅于董氏针灸,就传统十四经而言,注重“五输”的运用,还是有取舍的!在方剂方面,重视经方,那可是我们古人恒久实践,临证经验的结晶,所谓“方证相应”,症状总是理法立证的前提!至于有些人说“和尚念经说经是假的”,可除了和尚不会念经外,也确实有些经是假的,这并非笑话!

况且,除了假经以外,也不能说真经就不受批判,是绝对真理!中医无论是作为文化还是学术,都不能固步自封!就中医四诊而言,不能一味重视脉象脉诊!另外西医也有脉诊,但那意义实际上还不如一柄听筒。

中医治哮喘 ,有很多有卓效的经方,这是不能否认的;就是针灸,也能一,二针缓解哮喘!而西医只能用激素治标;大家也知道,激素本身副作用甚大只能偶尔使用;另外使用时间要是稍长,除了副作用,还会导致机体不敏感,降低药效。

《伤寒论》里“烧裈散”一方,是否荒谬?!大家要把中医从玄学甚至是“巫医”的窠臼中超越出来,才谈得上继承和发展。对于经典,更不能迷信;注重临证施治经验并有所总结,大胆怀疑, 不能专做些迂腐的“以经诠经”的无用功!

《伤寒论》里的“烧裈散” ,还得用“道地”药材(即配偶身穿的旧内裤);尊经派大师陈修园著诗:“近阴裤裆剪来烧,研末还须用水调,同气相求疗二易,长沙无法不翘翘。当代《陕西中医学院学报》(1983-1-26)有诊治案例:患者某女,被诊老公传给的“阴阳易”病,用四天“烧裈散”愈! (只是现代内穿短裤很多化纤材料,不知是否属于“道地”药材?!)

〝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安得广廈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顔 “,这是情操,不分古人今人;中医自然也得赚钱,不赚钱,古代书生也不会当郎中!只是问病不问贵贱,有些打工的工资不高,钱难挣些,负担重,医者就得随缘,再少的诊费也得给治;本楼针疗一次,平均仅二,三针,半小时,诊费一佰,但有些打工的,甚至减半也给治!

人的心灵,宇空的法则!这是文学语言,附在中医学说,也无伤大雅!要是偶尔有病乞丐上门,急症,没钱义诊也得给治,不准还得倒贴,相信大家都经历得到!

雍牧评《医学争鸣》2017年第2期《一种被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忽略的实验方法-------对如何正确研究人体经络实质的一点见解》(作者: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东疏镇中心卫生院;郭东文):

贵文”不能重复的实验方法“,是一句空话,下面随之的论说感觉也是文字游戏;“然内景隧道,惟返观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谬也。” 只有扁鹊的透视眼才能做到,但那是神话,而且扁鹊是不诊脉的。中医本身基于道学,而贵文中”必须走医道(道,是指中国传统科学技术体系。)双修的路子“里的”道“字,不但多余,而且以”道“和”中国传统科学技术体系“同应,也比拟失当,”道“是文化范畴;结合上述” 内景隧道“句,更迹近巫医!中医的唯一出路,是讲求实证,而决非空谈玄思;实践证明,空谈玄思正是数仟年来中医的死胡同!此外《黄帝内经》里有关经络也只是古人对血管解剖的粗浅认识,指的就是血管,你可以再翻阅一下!只是今人否认了这点,完善发展了经络辨证施治!总之来说,贵文洋洋洒洒却什么也没谈出来!”以经注经“越注越浆糊,正是自古来中国古代医家越陷越深的窠臼!
(附其原文:不能重复的科学的实验方法其实就是一个人自己拿自己做实验研究。中国古代的人就是通过这样一种特殊的实验方法,在相当简陋的条件下,先是发现人体内有一套经络系统,后又把它应用到对人体疾病的治疗中,并把这种方法在《黄帝内经》第一章中有所体现。这种实验方法,明代大医家李时珍就曾在《奇经八脉考》中明确地讲过:“然内景隧道,惟返观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谬也。”只是很少有人能正确理解这种实验方法。有些中医学者讲要想更好学习、掌握中医,必须走医道(道,是指中国传统科学技术体系。)双修的路子,这都是有深刻体会的。中国古今的一些道家、佛家、练武者之所以对人体经络、穴位有深刻的认识,他们虽然讲不出这种实验方法,实际上也是自觉不自觉地运用了这种实验方法。由于现代科学技术体系未能触及这种不能重复的科学的实验方法,所以不可能运用现在的实验研究方法就能揭开人体经络实质之谜。中外科学家之所以研究人体经络的实质几十年未有明确的结果,根源就在于此。)

曹植诗有《说疫气》:家家有伏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亡,或覆族而丧。”曹操《蒿里行》: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建安二十二年大瘟疫,“建安七子”就死了四个,“七子之冠冕”王粲有诗哀叹: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其王粲自已专家考证也死于瘟疫。东汉末年汉恒帝时全国人口5650万至晋武帝太康仅八十多年,锐减四分之三,仅剩1600余万。在瘟疫最惨烈中原,到三国末年人口就仅及汉代的十分之一,”刨去战争和灾荒的原因,仅“瘟疫所带来的人口减少少说也有2000万”。《伤寒论》 就是在此背景下诞生的,“张仲景的家族本来是个大族,人口多达二百余人。自从建安初年以来,不到十年,有三分之二的人因患疫症而死亡,其中死于伤寒者竟占十分之七”。

雍牧认为:对于中医经典,我们不需要树立某种宗教般的信仰;而要大胆怀疑,坚持实证,中医才能有所继承和发展!张仲景 《伤寒论》 指的应该是狭义伤寒,如果广义化,显然是一笔糊涂帐了;也会显得很荒谬!雍牧不擅方剂,还未入門,此论离经叛道,有待方家批驳!

从医者,不能“捡到枫皮当书读!”不能人云亦云,尤其是中医,否则有忽悠之嫌!除了医者自身的文化素养,还有经历和生活体验都很重要,死读书不如不读书,经络穴位书籍汗牛充栋 ,绝大多数都是胡扯!正是文化素养,还有经历和生活体验的结合,才能做到触类旁通和融会贯通;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悟性并在此基础上才能做到的整体把握,以及在此基础上,才能积累临证经验!中医经络脏腑辨证和穴位的作用,不是海侃就可以达到的!有些人通常认为,针灸无效穴,显穴,其实不然;”五输穴“正是古人数仟年实践的结晶,是临症效穴和显穴,至于会不会结合脏腑经络五行辨证施用,则是另一回事!无需讳言,现在很多搞针灸,只晓得扎局部”阿是“,而且一扎就是无数针,除了给予病人活受罪外,不会有什么疗效!当然多扎针可以多收费啊,搞这种所谓“针灸”的,说穿了就是瞎扎针,就是骗钱,属于盲针!针灸三条硬性否定标准试金石:(1)专扎病灶处“阿是”穴局部,(2)遍扎很多针。(3)还有一条就是凡内外科痛痹之症,均要针入即效,否则就是针疗失败!

温州市平阳县鳌江- 雍牧汉医针灸室 (二零一八年六月;拟)
 

勇仔

声名鹊起
楼主温州世家,上次得罪了。:084:
楼主不信中医脉诊,但总该知道针灸得气之原理吧?
脉诊不是摸脉,是在于感应脉之内外气血运行之态。叫“血行脉内,气行脉外”。
 

吴国海

声名鹊起
楼主温州世家,上次得罪了。:084:
楼主不信中医脉诊,但总该知道针灸得气之原理吧?
脉诊不是摸脉,是在于感应脉之内外气血运行之态。叫“血行脉内,气行脉外”。
受教,正揣摸你的话;今后当多读经典,并多给病人施行脉诊,临证感应,以作提高! 谢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