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疑问求解 自病自治专帖

#23
还是那句话,有病就去看医生,别瞎几把乱搞。医不自医懂不,牛逼仔,害人害己呢。
键盘侠不知天高地厚,啥叫痛苦死亡?自己去医院抢救室看看有多少时活活憋死、痛死、难过死而且要拖很久很久,最后脸型变的很吓人。你这个人间败类早晚下十八层地狱!
 
#33
不是我吹牛逼呀,你们什么级别啊,黄元御牛逼了吧,李阳波牛逼不,倪海厦牛逼不,这些人都出名的很,都教别人怎样养生怎样治病,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结果自己英年早逝。是不是卢医不自医呀
治别人发出来还能勉强看看,自己治自己发出来就是祸害他人。
 
#37
所以说你见识短没错的。仲景立书开篇就说,不得不叹其秦越人之才秀。
今卢医尚不能自医,你们是什么级别,竟然能自医了,牛逼!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38
所以说你见识短没错的。仲景立书开篇就说,不得不叹其秦越人之才秀。
今卢医尚不能自医,你们是什么级别,竟然能自医了,牛逼!
百度了下:

医不自医
编辑
医不自医是一个汉语成语,是指医生能给别人治病,但不能医治自己的病。也有作“医不自治”、“卢医不自治”。语出《梅山先生墓志铭》。

梅山先生墓志铭 嘉靖元年九月十五日梅山先生卒于汴邸

嘉靖元年怎么解释?

秃子医生卖治秃子药的故事,是不是就是医不自医?
违背基本常识的东西,谣言止于智者:029: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39
又找到一个:
元·施惠《幽闺记》:“犯了些腰头病,你何不自医?自古道:卢医不自医

咋都是些混混的名言啊?
问一下,你们为啥喜欢引用这么荒谬的话,做论据?
物以类聚啦。
 

kastin

声名鹊起
#40
谁规定的医不自医?内经?仲景?
卢什么水平?他创立的医不自医?
医不自治,就是不给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治病。因为病发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在诊断过程中容易掺杂许多不必要的顾虑和忧患意识,这样就会影响客观的分析和诊断思维,从而容易导至误诊和误治。这跟医生的医术高低关系不大,而跟个人主观情绪因素有关。

比如汉朝淳于意的医术很高明,但是一次在给父亲治病时,迟迟不见效果。一天,因有事外出,托徒弟代为诊病抓药,徒弟当看到老师以前的药方时,觉得其中一味药似乎用量偏小,以为是老师一时疏忽,不假思索就给加到了应有的剂量,结果服药后效果出奇地好。当淳于意回来后,看到眼前的情况,觉得很奇怪,于是便问徒弟什么原因,徒弟如实告诉淳于意,因为老师的疏忽,一味药量用小了。此时淳于意恍然大悟。其实徒弟哪里知道个中情由啊,因为病人是自己父亲,而这味药又是剧毒药,每当开药单子时总要思忖再三下不了决心啊,本来该用的剂量,就因为是给父亲用药才减了量,所以也就迟迟不见疗效。

张景岳给儿子治病的故事太长,到这里看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6b08ea0102v3y5.html

又如有一个医生叫王季寅,他是清末的一个医生,平素就有慢性的胃痛。然后有一天出诊,可能吃得不合适吧,在回来路上,胃痛突然发作,这次的发作他感觉和过去的发作不同,痛如刀割,难以忍受。勉强回到家里,就把邻居的针灸医生请来,说我这肚子痛得实在受不了了,你给我扎针吧,扎针后针留了四个小时,腹痛也没有缓解。这个针灸医生说:”王大夫你这个肚子坚硬如石,恐怕用针灸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是内科大夫,自己开点药吧。“他心想有两天没有大便了,痛得成这个样子,肚子又很硬,要不用用大承气汤,他就自己开了大承气汤,他又有药房,他是自己开业的一个医生啊,然后自己配了大承气汤以后,煮完了,喝完了,喝完了然后是排出一点大便来,可是肚子还是痛得那么厉害,没有缓解,他说看起来我需要再吃,然后又吃了一付大承气汤,没想到吃完第二付大承气汤以后,大汗淋漓,辗转反恻,心慌心跳,就要虚脱,然后急进独参汤一杯,好,正气恢复了,虚脱的症状缓解了,可是腹痛如故。这时候他就想,我这个病攻又不可,攻就要虚脱,补又不成,因为用完独参汤以后汗不出了,心慌心跳暂缓解了,肚子痛得又不能忍受,又在满床上打滚儿,补又不可,攻又不行,吾命至此,难道休矣?就完了吗?

这时候突然想到学医的时候,曾经背过《伤寒论》:”从心下到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汤主之。“一碰肚子,真是不可近,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说难道这就是大结胸证吗?难道这就可以用大陷胸汤吗?他当了半辈子大夫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还没有经过这个事情,他也不会辨证,他想反正是我,既然大承气汤不行,那我就用大陷胸汤试试吧,决计死马当作活马医,可是大承气汤不就是大黄、芒硝、枳实、厚朴吗?难道我把枳实、厚朴去掉,换成甘遂就能治我这个病吗?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试试吧,然后就用大黄、芒硝,冲服甘遂末,他喝了这个药以后,发现这个药的作用,和大承气汤完全不同,大承气汤是喝完了,直抵少腹,不到半小时就拉了,吃了这个药,药力盘旋于胸膈之间,久久乃下,半日许,过了半天的样子,才泻下如棉油汁状碗许,显然上消化道有穿孔,有出血,所以大便有潜血,棉油是一种很黑的油,顿觉胸膈间宽畅疼痛缓解了,但是没有完全缓解,就觉得宽畅多了。

(他想)这才是找到了治我这个病的方子,过了半天再吃一回,胸膈间的疼痛再进一步缓解,第二天再吃,第三天再吃,最后发现肚皮软了,发现压痛、反跳痛消失了,而且能够吃饭了,(他想)这个药真好,最后他觉得肚子还有点不畅快,说我千万不能留根,再吃一回吧,没想到最后吃下这回药,刚咽下去就觉得心如掀,肺如捣,五脏鼎沸,五脏象开锅一样,随后心慌心跳,全身无力,大汁淋漓,又要虚脱,又急进独参汤一杯,总算正气又恢复了,肚子也软了,也不痛了,治好了这个病。 可见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剩下的骨肉果菜,食养尽之,勿使过之,以伤正也。我们这个王先生开始用药,用大承气是不对的,所以他虚脱,后来用大陷胸汤,用对了,但是中病即止,不可再用,没想到他要追穷寇,除恶务尽,要除根,所以最后这次吃完了(药),就伤了正气,幸亏他家有独参汤,不然就完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