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疑问求解 自病自治专帖

kastin

声名鹊起
#41
谁规定的医不自医?内经?仲景?
卢什么水平?他创立的医不自医?
这只是个医间流传的说法,没有谁最先创立或规定,是大家逐渐形成的一种看法,但这又不是强制性的规定,即使想自医没人拦着你。这就一种类似歇后语,常言道的东西。比如”兔子不吃窝边草“,有谁先创立这个说法,谁规定的?兔子一定都不吃窝边草吗?聪明的兔子吃,平庸的兔子不吃(或者相反)?这么较真有意思吗?又如”好男不跟女斗“,谁先说的,那本书规定的,真的只有好男人不跟女人争执吗?

一句话,别钻牛角尖。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42
这只是个医间流传的说法,没有谁最先创立或规定,是大家逐渐形成的一种看法,但这又不是强制性的规定,即使想自医没人拦着你。这就一种类似歇后语,常言道的东西。比如”兔子不吃窝边草“,有谁先创立这个说法,谁规定的?兔子一定都不吃窝边草吗?聪明的兔子吃,平庸的兔子不吃(或者相反)?这么较真有意思吗?又如”好男不跟女斗“,谁先说的,那本书规定的,真的只有好男人不跟女人争执吗?

一句话,别钻牛角尖。
这是两文学家,打着扁鹊之名造谣,
庸医终于抓到救命草了,所以反复引用,才流传下来的。
初看还以为是卢医本人说的,细看就两文学家。
意义当然有,庸医护身符,要打假,正派才能发展。
 
#43
卢医 [lú yī]
“卢医”是一代名医“扁鹊”的别称。“扁鹊”是中医学的开山鼻祖,世人敬他为神医,创造了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奠定了中医临床诊断和治疗方法的基础。从司马迁的不朽之作《史记》及先秦的一些典籍中可以看到“扁鹊”既真实又带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本名
名医扁鹊
别称
卢医
字号
汉医祖
所处时代
春秋战国
民族族群
 
#44
自古道,卢医不自医,何谓自古道啊,我看你还是没弄明白,这是从扁鹊时代就一直流传于世,今后辈之人太牛逼,能自医,牛逼的很
 
#48
医不自治,就是不给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治病。因为病发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在诊断过程中容易掺杂许多不必要的顾虑和忧患意识,这样就会影响客观的分析和诊断思维,从而容易导至误诊和误治。这跟医生的医术高低关系不大,而跟个人主观情绪因素有关。

比如汉朝淳于意的医术很高明,但是一次在给父亲治病时,迟迟不见效果。一天,因有事外出,托徒弟代为诊病抓药,徒弟当看到老师以前的药方时,觉得其中一味药似乎用量偏小,以为是老师一时疏忽,不假思索就给加到了应有的剂量,结果服药后效果出奇地好。当淳于意回来后,看到眼前的情况,觉得很奇怪,于是便问徒弟什么原因,徒弟如实告诉淳于意,因为老师的疏忽,一味药量用小了。此时淳于意恍然大悟。其实徒弟哪里知道个中情由啊,因为病人是自己父亲,而这味药又是剧毒药,每当开药单子时总要思忖再三下不了决心啊,本来该用的剂量,就因为是给父亲用药才减了量,所以也就迟迟不见疗效。

张景岳给儿子治病的故事太长,到这里看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6b08ea0102v3y5.html

又如有一个医生叫王季寅,他是清末的一个医生,平素就有慢性的胃痛。然后有一天出诊,可能吃得不合适吧,在回来路上,胃痛突然发作,这次的发作他感觉和过去的发作不同,痛如刀割,难以忍受。勉强回到家里,就把邻居的针灸医生请来,说我这肚子痛得实在受不了了,你给我扎针吧,扎针后针留了四个小时,腹痛也没有缓解。这个针灸医生说:”王大夫你这个肚子坚硬如石,恐怕用针灸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是内科大夫,自己开点药吧。“他心想有两天没有大便了,痛得成这个样子,肚子又很硬,要不用用大承气汤,他就自己开了大承气汤,他又有药房,他是自己开业的一个医生啊,然后自己配了大承气汤以后,煮完了,喝完了,喝完了然后是排出一点大便来,可是肚子还是痛得那么厉害,没有缓解,他说看起来我需要再吃,然后又吃了一付大承气汤,没想到吃完第二付大承气汤以后,大汗淋漓,辗转反恻,心慌心跳,就要虚脱,然后急进独参汤一杯,好,正气恢复了,虚脱的症状缓解了,可是腹痛如故。这时候他就想,我这个病攻又不可,攻就要虚脱,补又不成,因为用完独参汤以后汗不出了,心慌心跳暂缓解了,肚子痛得又不能忍受,又在满床上打滚儿,补又不可,攻又不行,吾命至此,难道休矣?就完了吗?

这时候突然想到学医的时候,曾经背过《伤寒论》:”从心下到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汤主之。“一碰肚子,真是不可近,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说难道这就是大结胸证吗?难道这就可以用大陷胸汤吗?他当了半辈子大夫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还没有经过这个事情,他也不会辨证,他想反正是我,既然大承气汤不行,那我就用大陷胸汤试试吧,决计死马当作活马医,可是大承气汤不就是大黄、芒硝、枳实、厚朴吗?难道我把枳实、厚朴去掉,换成甘遂就能治我这个病吗?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试试吧,然后就用大黄、芒硝,冲服甘遂末,他喝了这个药以后,发现这个药的作用,和大承气汤完全不同,大承气汤是喝完了,直抵少腹,不到半小时就拉了,吃了这个药,药力盘旋于胸膈之间,久久乃下,半日许,过了半天的样子,才泻下如棉油汁状碗许,显然上消化道有穿孔,有出血,所以大便有潜血,棉油是一种很黑的油,顿觉胸膈间宽畅疼痛缓解了,但是没有完全缓解,就觉得宽畅多了。

(他想)这才是找到了治我这个病的方子,过了半天再吃一回,胸膈间的疼痛再进一步缓解,第二天再吃,第三天再吃,最后发现肚皮软了,发现压痛、反跳痛消失了,而且能够吃饭了,(他想)这个药真好,最后他觉得肚子还有点不畅快,说我千万不能留根,再吃一回吧,没想到最后吃下这回药,刚咽下去就觉得心如掀,肺如捣,五脏鼎沸,五脏象开锅一样,随后心慌心跳,全身无力,大汁淋漓,又要虚脱,又急进独参汤一杯,总算正气又恢复了,肚子也软了,也不痛了,治好了这个病。 可见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剩下的骨肉果菜,食养尽之,勿使过之,以伤正也。我们这个王先生开始用药,用大承气是不对的,所以他虚脱,后来用大陷胸汤,用对了,但是中病即止,不可再用,没想到他要追穷寇,除恶务尽,要除根,所以最后这次吃完了(药),就伤了正气,幸亏他家有独参汤,不然就完了。
谢先生提醒。自治也就是些杂病小病,去医院也不一定能搞定。反浪费大量金钱还要请假排队。至于上述说的大承气,大陷胸等比较猛烈的估计致死不太可能自己用,除非得到高人的首肯!而且以前给老爹治病也是实在没辙,西医在后期调养不靠谱,还时不时有使用精神病西药的冲动,中医又害怕躲的远远的。才自己操刀的,不过还是得到浙江高人的直接指点才熬过来的。所以也不算是盲人瞎马!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49
谢先生提醒。自治也就是些杂病小病,去医院也不一定能搞定。反浪费大量金钱还要请假排队。至于上述说的大承气,大陷胸等比较猛烈的估计致死不太可能自己用,除非得到高人的首肯!而且以前给老爹治病也是实在没辙,西医在后期调养不靠谱,还时不时有使用精神病西药的冲动,中医又害怕躲的远远的。才自己操刀的,不过还是得到浙江高人的直接指点才熬过来的。所以也不算是盲人瞎马!
都是被逼上中医之路的。本人情况差不多,老父亲肺气肿,被电医治成精神病,强行出院,保一命,可惜半年后不治而去(出院时,电医断言,活不过2周!实在无赖,买了本赤脚医生书,对症抓中药,结果有效,但后来不知变方!)。在医院护理期间,亲眼看到科室主任把他老父亲的肺气肿治到太平间去。问他有没有别的治法,他说几十年都是此法,不可能改!
 
最后修改:
#50
金银花30 蒲公英15 生甘草10
这付药吃第一天没啥问题,第二天开始继续喝开始大便拉稀一天四五次,因痈症状比较轻,似乎不必要这么大剂量,前面喝过金银花20蒲公英12生甘草10,貌似连续2天也不会拉稀。最近几年头部痈肿不像以前发会很痛会化脓,最近几年都是不痛或微痛,可以迁延一年甚至两年不愈合,往往平时就是微肿,或缓慢变大,然后会突然溃破流淡黄色的血水,可以一直流下去不愈合。前几年就因此去三甲中医医院敷药喝药,最后大多褪去,一个始终不肯愈合最后开刀切除已经变囊肿了,另外一个变成一个小小的硬疙瘩也不痛就没有去切除。
最近那个硬疙瘩没啥事,又发了两个,一个也变硬疙瘩了,另一个不破也小,脸上手臂上都有了。前面喝的药效果有点但是不大,现在的方子是辩证录抄来的,号称可不管阴阳都可以内消,喝了效果不错,耳朵下方一个已经溃破快愈合了,其他地方都显著缩小变软。
 
#51
桔梗8 灸甘草12 酒黄芩9 蒲公英15 麦冬12
南五味9 生地15 熟地15 青皮9 干姜3
丹参15 山药15 砂仁4 煎熬一次过滤绞汁,每日2次每次加人参胶囊2-3粒。

服用后尿黄减轻,鼻涕大量减少鼻腔通气程度好转,咽喉异物感减轻,咳痰好转。不再半夜鼻塞醒来。

明日汤药青皮改12,麦冬改15 五味子改12 生地改18其它不变。
 
#52
全栝蒌30 黄连6 生半夏18
喝了一天。
第二天
全栝蒌36 黄连6 生半夏18
桔梗6 灸甘草7
第三天歇息
第四天
生半夏18 黄连6 全栝蒌36 柴胡10
黄芩9 桔梗9 灸甘草7

周六体重84.9kg,
周二体重83.6
周三体重83
连续几天大便日行四五次,拉出很粘腻的一堆堆。全身感觉轻松之极点,原来也有好转时刻但是总有头、胸部会感觉不舒服的时候。
原来常用的胸口横过来的痛全部消失,当时还真怀疑食道癌了呢。总之从没有过的轻松舒服。

后面小陷胸汤合大柴胡汤去大黄,

柴胡10?15? 黄芩9 黄连6?10?生姜三片厚片
枳实6?9?大枣6枚 全栝蒌30 生甘草9 白茯苓15
丹参15
柴胡,黄连,枳实的量还在考虑之中。

其实我体质发展到目前归根到底还是小结胸与大柴胡证夹杂,所以痰、湿、热难以去除,锻炼身体搞一个月体重勉强跌一公斤,人还搞的非常不舒服。目前汤证相对应,会起大效果。
 
#53
全栝蒌30 黄连6 生半夏18
喝了一天。
第二天
全栝蒌36 黄连6 生半夏18
桔梗6 灸甘草7
第三天歇息
第四天
生半夏18 黄连6 全栝蒌36 柴胡10
黄芩9 桔梗9 灸甘草7

周六体重84.9kg,
周二体重83.6
周三体重83
连续几天大便日行四五次,拉出很粘腻的一堆堆。全身感觉轻松之极点,原来也有好转时刻但是总有头、胸部会感觉不舒服的时候。
原来常用的胸口横过来的痛全部消失,当时还真怀疑食道癌了呢。总之从没有过的轻松舒服。

后面小陷胸汤合大柴胡汤去大黄,

柴胡10?15? 黄芩9 黄连6?10?生姜三片厚片
枳实6?9?大枣6枚 全栝蒌30 生甘草9 白茯苓15
丹参15
柴胡,黄连,枳实的量还在考虑之中。

其实我体质发展到目前归根到底还是小结胸与大柴胡证夹杂,所以痰、湿、热难以去除,锻炼身体搞一个月体重勉强跌一公斤,人还搞的非常不舒服。目前汤证相对应,会起大效果。
  “锻炼身体”要取得良好的健身效果,“前提”是“管住嘴”,“原则”是“循序渐进”。
  归根结底,生活方式病,只有靠“建立并乐享健康的生活方式”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合理饮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是维持健康的“不二法门”。
  管不住嘴、迈不开腿、调整不好心态,就长期离不开医药。
 
#54
昨天外出没喝,今天喝了。早上大便还是金黄色夹杂少许深褐色。刚刚又拉了一次软便,又转为深褐色,看了看舌苔中后部原来被厚腻苔遮盖的味蕾开始部分露头了。
 

青林

声名鹊起
#55
全栝蒌30 黄连6 生半夏18
喝了一天。
第二天
全栝蒌36 黄连6 生半夏18
桔梗6 灸甘草7
第三天歇息
第四天
生半夏18 黄连6 全栝蒌36 柴胡10
黄芩9 桔梗9 灸甘草7

周六体重84.9kg,
周二体重83.6
周三体重83
连续几天大便日行四五次,拉出很粘腻的一堆堆。全身感觉轻松之极点,原来也有好转时刻但是总有头、胸部会感觉不舒服的时候。
原来常用的胸口横过来的痛全部消失,当时还真怀疑食道癌了呢。总之从没有过的轻松舒服。

后面小陷胸汤合大柴胡汤去大黄,

柴胡10?15? 黄芩9 黄连6?10?生姜三片厚片
枳实6?9?大枣6枚 全栝蒌30 生甘草9 白茯苓15
丹参15
柴胡,黄连,枳实的量还在考虑之中。

其实我体质发展到目前归根到底还是小结胸与大柴胡证夹杂,所以痰、湿、热难以去除,锻炼身体搞一个月体重勉强跌一公斤,人还搞的非常不舒服。目前汤证相对应,会起大效果。
真是佩服老弟学习中医喜爱喝药的习性。看你年纪不大身体可以,何不从扶正入手,扶正便能驱邪。何苦总在小病上纠缠。
 
#57
其实亚健康已经处于总爆发的临界状态,原来有效控制的各种症状都开始接近失控状态,心脏早搏开始难控制、头上毛囊炎始终难以痊愈,开始脸上,手臂上零散发,胃部接近胸骨这里有点横梗着痛,大便开始及其粘腻,每天午饭后都无法控制的要瞌睡,喝咖啡也没卵用。最要命的脑供血不足也开始难以控制,各类药物都开始效果变差。前面一直头痛脚痛疲于奔命的服药效果都很一般。如果不是这次抓住小结胸和大柴胡证,真的后果难以预料了。而且最让我感到紧张的是锻炼去操场快走的效果开始几乎没有了,而且越锻炼感觉越虚弱了,与四五年前锻炼的感觉有天壤之别。
前两三年一直为老爹的病情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人其实始终处于应急状态。老爹归天后,丧事办完,自己搬家结束。突然空闲下来,没有了外界的恶性刺激,终于无法支撑了,所以才有了短短2个月时间各种症状开始爆发。
在邪气痰、湿、热、寒占绝对优势时,纯扶正可能就是扶正变扶邪吧?
 
#58
其实亚健康已经处于总爆发的临界状态,原来有效控制的各种症状都开始接近失控状态,心脏早搏开始难控制、头上毛囊炎始终难以痊愈,开始脸上,手臂上零散发,胃部接近胸骨这里有点横梗着痛,大便开始及其粘腻,每天午饭后都无法控制的要瞌睡,喝咖啡也没卵用。最要命的脑供血不足也开始难以控制,各类药物都开始效果变差。前面一直头痛脚痛疲于奔命的服药效果都很一般。如果不是这次抓住小结胸和大柴胡证,真的后果难以预料了。而且最让我感到紧张的是锻炼去操场快走的效果开始几乎没有了,而且越锻炼感觉越虚弱了,与四五年前锻炼的感觉有天壤之别。
前两三年一直为老爹的病情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人其实始终处于应急状态。老爹归天后,丧事办完,自己搬家结束。突然空闲下来,没有了外界的恶性刺激,终于无法支撑了,所以才有了短短2个月时间各种症状开始爆发。
在邪气痰、湿、热、寒占绝对优势时,纯扶正可能就是扶正变扶邪吧?
  说得是,扶正祛邪、泻实补虚,要看清证候的虚实。
  邪实重时当以祛邪为主,正虚重时当以扶正为主,随证治之。
  如果一味贪得惧失,好补恶攻,轻则延误病情,重则可促命期。

  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吃“大剂量”的“扶正药”,没有“药食同源”的思路,是参悟不到的。
  南方人粳米饭天天吃吧,食量比[白虎汤]、[麦门冬汤]中的剂量大得多吧,其益气安中、养胃生津之效不能扶正?
  北方人小麦粉面食天天吃吧,食量比[甘草小麦大枣汤]、[厚朴麻黄汤]中的剂量大得多吧,其补养心脾、益气安神之效不能扶正?
  还有大家平日常吃的大枣是“健脾益气养血”之佳品,核桃仁能“补肾益肺、纳气定喘、润肠通便”,黑芝麻有“补肝肾,益精血,润肠燥”之效,还有“益气补虚,温中暖肾”的羊肉不正是[当归生姜羊肉汤]中的要药?

  可以说大家的三餐都在扶正,况且现在人们生活富足、饮食丰盛、顿顿肥甘、鲜有自慎,多数情况下都是“扶正有余而祛邪不足”。
  大腹翩翩、面红油光、五高缠身(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高尿酸血症、高胰岛素血症),患心脑血管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恶性肿瘤的人群与日俱增。
  如果再一味强调扶正,而忽视了“疏通气机、调畅血脉、排泄痰浊、祛除湿毒”的话,恐怕会“补高了、扶过了”,犯了“实实之戒”,非但不能“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反倒可能物极必反、祸不旋踵。
 
#59
其实亚健康已经处于总爆发的临界状态,原来有效控制的各种症状都开始接近失控状态,心脏早搏开始难控制、头上毛囊炎始终难以痊愈,开始脸上,手臂上零散发,胃部接近胸骨这里有点横梗着痛,大便开始及其粘腻,每天午饭后都无法控制的要瞌睡,喝咖啡也没卵用。最要命的脑供血不足也开始难以控制,各类药物都开始效果变差。前面一直头痛脚痛疲于奔命的服药效果都很一般。如果不是这次抓住小结胸和大柴胡证,真的后果难以预料了。而且最让我感到紧张的是锻炼去操场快走的效果开始几乎没有了,而且越锻炼感觉越虚弱了,与四五年前锻炼的感觉有天壤之别。
前两三年一直为老爹的病情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人其实始终处于应急状态。老爹归天后,丧事办完,自己搬家结束。突然空闲下来,没有了外界的恶性刺激,终于无法支撑了,所以才有了短短2个月时间各种症状开始爆发。
在邪气痰、湿、热、寒占绝对优势时,纯扶正可能就是扶正变扶邪吧?
我觉得看病粗略来看分两种,一种是看到各种病症,然后见热投寒,这样容易忽视整体把身体搞坏。还有一种在看到病症的基础上,要思考为什么产生这个症状,从整体入手,有些热根本不需要清
 
#60
我觉得看病粗略来看分两种,一种是看到各种病症,然后见热投寒,这样容易忽视整体把身体搞坏。还有一种在看到病症的基础上,要思考为什么产生这个症状,从整体入手,有些热根本不需要清
本人水平不够啊,只能如此!小结胸,大柴胡证肯定有,以前医院中医也仅仅就湿热治湿热,从没有医生从小结胸和大柴上考虑。目前湿好转不少,热还在,舌苔略有燥像,明后天考虑黄连先减半。
 
最后修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