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伤寒解读 编书应忠实张仲景原文

#1
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郝教授伤寒论讲稿, 只能见到伤寒论一部分条文。
第35页倒数第五行: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为不传,颇欲吐,若燥烦,脉数急者,为传也。
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
倪海厦注解伤寒论: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静者,为不传也,若脉数急者,为传也。
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颇欲吐,若燥烦者,为传也。

乱变动位置,错了不觉得:郝教授进一步为错文讲解:“太阳病发病的第一天就可以发生传经,有发病二三天仍不传经的。可见判断邪气是否传经,应当以脉证是否有变化为依据,而不可拘于患病时日多少。”
其实,伤寒一日,指六天的变化,并不是第一天就发生传经。经过12天后都不见阳明证,少阳证,为不传也。郝教授以为太阳病第一天就可以发生传经。传经最重要的依据是“颇欲吐,若燥烦,为传也。“

第44页倒数12行: 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倪海厦注解伤寒论:凡吐家,服桂枝汤,其后必吐脓血也。
郝教授 把张仲景吐家,变成吐者,意义就变了:吐家,指没事会呕吐的人,常常会呕吐的人。倪海厦注解吐家可能是胃破了,胃溃疡,胃癌。桂枝汤下去,桂枝芍药发阳的力量很强,血液循环会加速,本来是胃溃疡的小洞会变成大洞,就吐血出来了。郝教授将经文调来换去,自己就误解了。
学者在教学中,应忠实仲景原文,不要把张仲景原文按自己的编书意图去打乱,东一句,西一句,前后位置变动了就可能出现原则性错误。中医教授在编书和教学中应尽量避免传授错误知识。
 
最后修改: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2
世界上最奇葩的中医教材

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按:虽然一直都有人写反思和质疑现在的中医教育,赵伟民的《世界上最奇葩的教育——中医》一文,还是有不少新意,值得中医同仁思考和反思。

世界上任何一门技术,通过大学几年专业的学习,基本上都能够掌握,并应用于实践。唯有中医,大学、硕士、博士连续十几年学习,出来却连最简单的疾病都不会治,更有甚者,很多 人还成了中医的掘墓人,反过来反对中医,他们就是中医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怪物。

可这就是这样一群不懂中医的人,却持有国家的执照,代表中国“最正宗的中医”,占据了和中医有关的所有岗位,如中医院,中医学院,中医的管理部门,也正是他们对中医的代表, 让中医名声扫地,它们对中医的破坏,比整个西医系统还要厉害,因为他们会让真正的中医彻底地绝灭,让百姓们对中医彻底地丧失信心。

中医教育到底怎么了?让我们从中西医的区别看看就知道了。西医讲究的是机械对应,学起来相当容易,只要死记硬背就行,至于技术,多熟练操作几次就够了,再笨的人也能够学会。 可中医呢?它讲究的是一人一方,至于要用什么样的方子,它的种类就太多了,首先它有两大类,一类是细胞的功能亢进,一类是细胞的功能低下,它们的治法完全相反,其次,细胞功能亢 进和功能低下程度的不同,治法也完全不同。比如,大寒就要用大热的药物,小寒就要用小热的药物,而且还有量上的不同。这样一总结起来,西医的一个病,一个方法,在中医这就要从无 数个病因当中寻找那唯一正确的病因,难度之大就可以想象了。

显然,学习中医就要用符合中医规律的方法,用西医式的教育方法是教育不出来好中医的!可看看我们的中医是怎样教育的?

先看看教材。恐怕大家想不到吧!中国60年来各级中医药大学采用的各种中医教材,全部是西医编写出来的。表面上用的是中医的词汇和术语,但是内在的思维方式,以及对这些术语理 解的方式和解释概念,都是西医系统的。入门就错了,怎么可以学会真正的中医呢?当年的编者之一张大钊写的回忆录,说明当时的编写情况:“1962年我在西医学习中医班毕业,就参加了 当时卫生部主管中医工作的副部长主持的全国中医学院第二版教材修订会议;最后指派黄星信,曹鸣高,金寿山和我四个人一起在上海编审整套教材,1964年全套18本全部出版,成为内地和 海外中医学院的主要教学课本。由于课本上印有我们几个编者的名字,因此我们几个系统学习过中医的高级西医的名字,在海外就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大家知道张大钊编写中医教材时有多 大吗?他1956年西医毕业,编教材时只有20多岁,只是简单地上了一个“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就被卫生部主管部长指定去编写“全国中医学院通用教材”来“系统培养中医人才”?这种 近乎小孩子办家家一样的做法,还敢大面积全国铺开大干,瞎干的“教育模式”,大约就只有中国敢做吧?

再看看课程安排。为了执行国家“中西医结合”的大政方针,西医专业的学生不必学中医,但是中医专业的学生都一定要学西医。因此课程安排上中医课程和西医课程按比例设置,大致 上“基础课”40%的内容是西医的,专业课30%的内容是西医的。加上中国的大学大约有三分之一强的课程是要上各种政治课的,再加上很耗精力的英语课;这样学生四五年的中医学院读下来 ,到底有多少时间在“学中医”呢?这样的中医大学毕业出来后,自然是个不中不西的废品,当然连“庸医”都赶不上了。(参考材料:某中医药大学本科生培养计划中,中医专业的课时仅 占33.86%,西医课时则占39.38%,英语、计算机等公共课占26.76%。中医经典基本不认真学习,中医研究生则忙着搞“动物实验”等现代医学项目)

而国家管理中医的领导们呢?明明知道这些教材和教纲是瞎编的,这种教学方式不可能教育出真正的中医;但是,政治高于一切,明明知道是错的,也不会有人敢于提意见!反正又不是 自家的事,都是“给国家办事”,得过且过,于是大家就这样一起混日子,一直混到了今天,创造出中医学院60年来根本就没有培养出什么中医人才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现代教育记录,只培养 了大批的“中医掘墓人”,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下去,中医学院依然在“误人子弟到永远”。根据这些教材改遍的“新教材”依然在使用。

再看看师资。最早的中医教育,还能够不拘一格降人才,把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民间中医请来教授中医,他们医德、医术都很好,足以跟西医拼个高下。但是,这批人当年在“体制中”, 无法施展自己的真正本事,更无法把自己的真正本领教给后人。现在这批传统中医老的老,死的死,现在中医学院里面剩下来的执教老师和教授,全都是建国后“西医学中医”培养出来的“ 人才”,他们既不懂临床,也不懂真正的中医理论,只会死记硬背一些西医编写出来的教学内容。让他们教中医,就像是让鸡子来教鸭子游泳一样,最终鸭子不但没有学会游泳,反而连走路 都不会了,变成了非鸡非鸭。

中国的中医学院,就是专门培养这种四不像的“中西医结合”人才的。他们不懂真正的中医,也不懂西医,不会用西医治病。因此,最终就成了“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的中医人才 。中国的各级中医院里,就挤满了大批连个小感冒都治不好的“中医师”。中医之所以被国民抛弃,就是因为他们。

中医真的学起来很难吗?其实一点都不难。有好老师带的话,半年左右就可入门,四五年的积累,就可以当上医术很不错的中医,对很多常见病就可以“应手而除”了。至于要成为一代 名医,就要看本人的造化了,有可能一辈子都当不成,关键在悟性。

他们都是怎样学中医的?基本上都是从中医的基本经典入手的。如《黄帝内经》,《针灸大成》,《伤寒论》,《金匮要略》等。有基础后,就需要在临床实际医疗中不断学习和参考历 代医学名家的各种医学典籍和经方验方,如《景岳全书》等医家经典,积累经验。这些流传至今的医书,每一部都是当年最有水平的医者呕心沥血,总结一生从医经验后写出来流传后世的。 比今天中医学院里面采用的这种由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用“多快好省”的大跃进手法编写出来的,必将遭遇千古骂名的“国家中医统一教材”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可我们的中医学院呢?中医学经典在这里竟然成了选修课,原因很简单,中国的文言文教育太差了,导致中医学院的学生普遍看不懂古医书。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民间中医学习中医,是 因为兴趣和生活的压力,无论它再难,也会用心学下去。而中医学子们既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兴趣,唯有大学、硕士、博士毕业找一个好单位的目标!如此地学习中医,有可能学好吗?

或许我的评价有点不尽人情,那就让我们引用几个德高望众的中医大师公开发表的言论吧:焦树德,邓铁涛老中医说:中国几十年没有培养出真正的中医。

裘沛然老中医说:“国内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的。可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 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中医教育已走入歧途”。

中医是国粹,中国传统文化最集中的代表,本应该人人都懂!可是,这样极为简单的中医教育,我们国家花大钱建立了的各级现代化的中医大学,居然连一个像样的中医师都培养不出来 ,60年来把大批的年轻人送进去,却走出来一批连庸医都不如的“废柴”,把个中医教育,玩得如此弱智和可笑,这个教育系统的确“太有本事”了。

今天的中医界,恐怕对中医有真正传承的只有在民间,可就是他们,国家也搞了一个《医师资格法》几乎把他们一网打尽!即使有少数漏网的,也都是非法行医成长起来的。可以这样说 ,中医目前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了,再这样教育下去,恐怕中医真是就要成为古董了,所谓的发展中医,也不过是用西医的思维和方法,甚至用吃西药,打吊针来“发展中医”了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3
黄星信,曹鸣高,金寿山和张大钊
黄星信 查无此人
曹鸣高 半吊子老温医
金寿山 半吊子老温医
张大钊 30岁电医速成温医

此套教材用了10年!
 
#4
可惜中医许多丸散膏丹工艺失传。
镇江膏药,三百余年,全国闻名的膏药,也变了样。
教材和教师都成了问题,培养不出人才。
文章写得很深刻,一针见血,佩服。
 

kastin

声名鹊起
#5
世界上最奇葩的中医教材

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按:虽然一直都有人写反思和质疑现在的中医教育,赵伟民的《世界上最奇葩的教育——中医》一文,还是有不少新意,值得中医同仁思考和反思。

世界上任何一门技术,通过大学几年专业的学习,基本上都能够掌握,并应用于实践。唯有中医,大学、硕士、博士连续十几年学习,出来却连最简单的疾病都不会治,更有甚者,很多 人还成了中医的掘墓人,反过来反对中医,他们就是中医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怪物。

可这就是这样一群不懂中医的人,却持有国家的执照,代表中国“最正宗的中医”,占据了和中医有关的所有岗位,如中医院,中医学院,中医的管理部门,也正是他们对中医的代表, 让中医名声扫地,它们对中医的破坏,比整个西医系统还要厉害,因为他们会让真正的中医彻底地绝灭,让百姓们对中医彻底地丧失信心。

中医教育到底怎么了?让我们从中西医的区别看看就知道了。西医讲究的是机械对应,学起来相当容易,只要死记硬背就行,至于技术,多熟练操作几次就够了,再笨的人也能够学会。 可中医呢?它讲究的是一人一方,至于要用什么样的方子,它的种类就太多了,首先它有两大类,一类是细胞的功能亢进,一类是细胞的功能低下,它们的治法完全相反,其次,细胞功能亢 进和功能低下程度的不同,治法也完全不同。比如,大寒就要用大热的药物,小寒就要用小热的药物,而且还有量上的不同。这样一总结起来,西医的一个病,一个方法,在中医这就要从无 数个病因当中寻找那唯一正确的病因,难度之大就可以想象了。

显然,学习中医就要用符合中医规律的方法,用西医式的教育方法是教育不出来好中医的!可看看我们的中医是怎样教育的?

先看看教材。恐怕大家想不到吧!中国60年来各级中医药大学采用的各种中医教材,全部是西医编写出来的。表面上用的是中医的词汇和术语,但是内在的思维方式,以及对这些术语理 解的方式和解释概念,都是西医系统的。入门就错了,怎么可以学会真正的中医呢?当年的编者之一张大钊写的回忆录,说明当时的编写情况:“1962年我在西医学习中医班毕业,就参加了 当时卫生部主管中医工作的副部长主持的全国中医学院第二版教材修订会议;最后指派黄星信,曹鸣高,金寿山和我四个人一起在上海编审整套教材,1964年全套18本全部出版,成为内地和 海外中医学院的主要教学课本。由于课本上印有我们几个编者的名字,因此我们几个系统学习过中医的高级西医的名字,在海外就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大家知道张大钊编写中医教材时有多 大吗?他1956年西医毕业,编教材时只有20多岁,只是简单地上了一个“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就被卫生部主管部长指定去编写“全国中医学院通用教材”来“系统培养中医人才”?这种 近乎小孩子办家家一样的做法,还敢大面积全国铺开大干,瞎干的“教育模式”,大约就只有中国敢做吧?

再看看课程安排。为了执行国家“中西医结合”的大政方针,西医专业的学生不必学中医,但是中医专业的学生都一定要学西医。因此课程安排上中医课程和西医课程按比例设置,大致 上“基础课”40%的内容是西医的,专业课30%的内容是西医的。加上中国的大学大约有三分之一强的课程是要上各种政治课的,再加上很耗精力的英语课;这样学生四五年的中医学院读下来 ,到底有多少时间在“学中医”呢?这样的中医大学毕业出来后,自然是个不中不西的废品,当然连“庸医”都赶不上了。(参考材料:某中医药大学本科生培养计划中,中医专业的课时仅 占33.86%,西医课时则占39.38%,英语、计算机等公共课占26.76%。中医经典基本不认真学习,中医研究生则忙着搞“动物实验”等现代医学项目)

而国家管理中医的领导们呢?明明知道这些教材和教纲是瞎编的,这种教学方式不可能教育出真正的中医;但是,政治高于一切,明明知道是错的,也不会有人敢于提意见!反正又不是 自家的事,都是“给国家办事”,得过且过,于是大家就这样一起混日子,一直混到了今天,创造出中医学院60年来根本就没有培养出什么中医人才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现代教育记录,只培养 了大批的“中医掘墓人”,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下去,中医学院依然在“误人子弟到永远”。根据这些教材改遍的“新教材”依然在使用。

再看看师资。最早的中医教育,还能够不拘一格降人才,把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民间中医请来教授中医,他们医德、医术都很好,足以跟西医拼个高下。但是,这批人当年在“体制中”, 无法施展自己的真正本事,更无法把自己的真正本领教给后人。现在这批传统中医老的老,死的死,现在中医学院里面剩下来的执教老师和教授,全都是建国后“西医学中医”培养出来的“ 人才”,他们既不懂临床,也不懂真正的中医理论,只会死记硬背一些西医编写出来的教学内容。让他们教中医,就像是让鸡子来教鸭子游泳一样,最终鸭子不但没有学会游泳,反而连走路 都不会了,变成了非鸡非鸭。

中国的中医学院,就是专门培养这种四不像的“中西医结合”人才的。他们不懂真正的中医,也不懂西医,不会用西医治病。因此,最终就成了“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的中医人才 。中国的各级中医院里,就挤满了大批连个小感冒都治不好的“中医师”。中医之所以被国民抛弃,就是因为他们。

中医真的学起来很难吗?其实一点都不难。有好老师带的话,半年左右就可入门,四五年的积累,就可以当上医术很不错的中医,对很多常见病就可以“应手而除”了。至于要成为一代 名医,就要看本人的造化了,有可能一辈子都当不成,关键在悟性。

他们都是怎样学中医的?基本上都是从中医的基本经典入手的。如《黄帝内经》,《针灸大成》,《伤寒论》,《金匮要略》等。有基础后,就需要在临床实际医疗中不断学习和参考历 代医学名家的各种医学典籍和经方验方,如《景岳全书》等医家经典,积累经验。这些流传至今的医书,每一部都是当年最有水平的医者呕心沥血,总结一生从医经验后写出来流传后世的。 比今天中医学院里面采用的这种由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用“多快好省”的大跃进手法编写出来的,必将遭遇千古骂名的“国家中医统一教材”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可我们的中医学院呢?中医学经典在这里竟然成了选修课,原因很简单,中国的文言文教育太差了,导致中医学院的学生普遍看不懂古医书。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民间中医学习中医,是 因为兴趣和生活的压力,无论它再难,也会用心学下去。而中医学子们既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兴趣,唯有大学、硕士、博士毕业找一个好单位的目标!如此地学习中医,有可能学好吗?

或许我的评价有点不尽人情,那就让我们引用几个德高望众的中医大师公开发表的言论吧:焦树德,邓铁涛老中医说:中国几十年没有培养出真正的中医。

裘沛然老中医说:“国内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的。可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 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中医教育已走入歧途”。

中医是国粹,中国传统文化最集中的代表,本应该人人都懂!可是,这样极为简单的中医教育,我们国家花大钱建立了的各级现代化的中医大学,居然连一个像样的中医师都培养不出来 ,60年来把大批的年轻人送进去,却走出来一批连庸医都不如的“废柴”,把个中医教育,玩得如此弱智和可笑,这个教育系统的确“太有本事”了。

今天的中医界,恐怕对中医有真正传承的只有在民间,可就是他们,国家也搞了一个《医师资格法》几乎把他们一网打尽!即使有少数漏网的,也都是非法行医成长起来的。可以这样说 ,中医目前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了,再这样教育下去,恐怕中医真是就要成为古董了,所谓的发展中医,也不过是用西医的思维和方法,甚至用吃西药,打吊针来“发展中医”了
不仅是中医教育,高等教育整体也是类似情况:高考上了大学,学的课程门数不知比中学多了多少倍,但每门课每学期课时却非常少,导致作业量多,但每一门却不够加强掌握所学的。很多大学生毕业后说,“感觉大学四年没学到什么”,其实倒不是没学什么,而是没真正钻进去、学扎实。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学没人管,自己过于放松,不会自我约束挤时间来学习练习。这个问题则又要归结为中国教育路线问题——唯分数论(高考一旦没考好导致人生轨迹相差甚远)。一个个学生在这种制度下自然被打造成考试机器,完全扼杀了他们的兴趣。大学生选专业都是按照热门非热门来,而非个人兴趣,这样怎么可能自己愿意花时间去掌握钻研?等到毕业后才发现,很多人就业根本与专业不对口,这简直就是教育资源的浪费和错置。

再看最近几年研究生不断大手笔扩招,本来国家年轻人整体文化素质提高是好事,但这也变成大跃进式急功近利,真正效果水了很多。请看一个普通硕士研究生的学习经历:国内大部分是两年半学制,第一年都是上课(一星期课程比较满,但是很分散,很难有一整天空余时间,周末除外),剩下一年半要写小论文(期刊发表那种,国内期刊发表周期比较长,大概从投稿到见刊至少1年以上),还要准备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可见,几乎没有时间好好消化打磨所学到的知识,就要立马准备写文章、毕业。但国家则对于硕士毕业几乎是本科式的通过,要求比博士生低太多,这种流水线式成就了每年毕业研究生的大数据。事实上,他们并不比本科生高出多少,唯独就多一个学位——这也成为很多二本三本学生高考之后的又一个翻身选择。

这样的大环境下,研究生能专心做研究?能做出什么质量的研究?为何如今高校在硕士毕业论文审查前有个查重流程?想必就不用多说了。整个教育体系如此,中医教育也不能例外。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6
张大钊来自香港,而当时主管中国卫生部部长李德全 ,曾经就读于基督教学校。是不是计划用来灭中医的?
“........成绩优异的张大钊, 从中国卫生部部长李德全手上接过奖章。 六二年被选到庐山和一班老中医, 一起编订全国中医教材。 但在香港长大,....... ”
张大钊, 香港著名中西医结合专家张大钊教授,于1997年6月29日接受查里斯王子颁发英女王MBE勋衔,表彰他在中医学方面的成就,这是香港中医荣获此特殊的第一人。

看看这个奖,终于把中医灭啦,颁个奖啦!
 

看客0001

声名鹊起
#7
接W#6,也就是说,穷人得了江山,如何建设嘛,美英帝国并没有闲着,他们知道如何四两拨千斤。
灭中医,灭华夏,是他们一贯的主张。
人的健康是、短期看是钱财问题,
长期看就关系到国家命运。

可惜啊,即使今天,也没几人明白中国早中了洋鼻子的诡计,仍然没有措施扭转败局。
 
#8
有一年

胡老在东直门医院

给进修的学生讲《伤寒杂病论》

前一部分讲的深入浅出

和临床案例结合紧密

既严谨又实用

获得了学生的普遍赞誉

但等讲到金匮诸篇时

胡老( 胡希恕)

一开场就说:


“此为后人杜撰,非仲景文也,略去不讲!”

此语一出,下面的学生一片哗然

跟着马上就炸开了锅
-----------------

胡老已经答应由宗教授代课

而当宗教授登台阐释金匮时

学生们却突然发现

昨天被他们赶下台的胡老

此刻竟然坐在最后一排

带着老花眼镜

一手拿着小本一手拿着小笔

费力但一丝不苟的认真听课记笔记!

学生当中也有“积极分子”,让胡老下课,另换教师,胡只好闭嘴。这样的学术风气,中医怎么发展?
 
最后修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