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内科医案 荨麻疹,汗法治愈一案

#1
2018年9月20日首诊,王某,男,54岁。全身泛发荨麻疹20多天,加重一周。近一周来,每天必须输液打针,否则疹发如肿,无法入睡。即便如此,也是整夜瘙痒,难以安席。后去某权威专科医院开服西药,因有激素,担心副作用,故来诊,欲服中药。诊时为傍晚,躯干疹子消去多半,但手足依然大片,瘙痒感不甚。自言每于晚上睡前发作,夜半尤甚,天明后逐渐消退,而手足发疹太厉害,至次日傍晚还没退完。两脉浮弦略数,身体时有发热感,不恶风,体温正常。饮食正常,大便稍秘。舌头略红苔薄润。考虑郁热闭阻生风,外发为疹。见患者体格壮实,故考虑予以发汗解表祛风。处方麻黄连翘(轺)赤小豆汤稍加祛风之品
麻黄15g 桑白皮15g 赤小豆20g 连翘15g
生甘草10g 杏仁15g 大枣15g 炒白术20g
防风5g 蝉蜕5g 僵蚕10g 丹皮10g
生姜10g(自加)
一副,药熬好后分做两份,分两晚睡前喝,再喝点热水盖被取汗。
2018年9月23,二诊,发了两晚上的汗,病去七八。只剩手臂少数疹点,身上发热感消失。无气短乏力恶风等证。脉略有浮弦,舌红苔白。略有便秘。发汗解表,邪随汗去,已绝大半。见好就收,慎再汗,改用升降散合消风散化裁,以祛余邪。
蝉蜕5g 僵蚕15g 郁金15g 大黄3g
赤小豆30g 杏仁15g 防风5g 当归10g
丹皮10g 荆芥5g 麻仁30g 牛蒡子15g
薏仁20g 石膏15g 生甘草10g
两日一剂,2剂。后回访,电话告知,已愈。
按:“浮脉主表”“麻黄连轺赤小豆汤发汗治疗荨麻疹”,是我数年前学习《郝万山讲伤寒论》的视频时候学到的,没想到,这次还真遇着一例!因其脉浮弦有力,且病人体格壮实,故而才以此峻汗之法,若病人形脉有不足者,当慎。
 
#2
以下附上《郝万山讲伤寒论》中,和该案相关内容:
1976 年,唐山地震前夕。4月份我和刘渡舟老师带着我们74、75 级的同学到唐山抚宁县开门诊办学。
有一个同学得了荨麻疹,每天晚上痒得一夜一夜睡不着觉,开始找我看,我就用一般的凉血的、燥湿的、袪风的、止痒的药。吃了三天药,这小伙子还是一夜一夜睡不着觉,到了晚上就痒。三付药不管用,这个小伙子又去找我,我和刘老师住一个房间,就让刘老师给他摸脉,摸完脉之后,刘老问我:“你说这是什么脉象呀?”
“这小伙子瘦,这个脉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
刘老说:“什么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你说它是不是浮脉?”
“他没得感冒,能说他是浮脉吗?脉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
“没有得感冒就没有浮脉了?这个小伙子什么地方痒呀?”
“皮肤痒呀。”
“皮肤是表还是里呀?”
“皮肤当然是表啊。”
“既然皮肤痒是表,脉又轻取既得,当然是表证呀。”
“老师这是表证呀?”
“是呀。”
“那怎么办?”表证就该发汗啊。
“这个病要发汗,那用什么方子呀?”
“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
《伤寒论》的方子,湿热在表。开了麻黄连轺(yao)赤小豆汤以后,我写方子问老师药量。刘老嘱咐病人:“你把药拿过来之后,白天不用吃,每天晚上临睡觉之前吃,吃过后多喝一点热水,盖上被子发汗,连发三天汗。”
治荨麻疹我还没有采取这种方法。
连发了三天汗,这小伙子荨麻疹不起了,那个地方洗澡也困难,后来我发现他身上脱了好多屑,荨麻疹就好了。这个小伙子是军人,现在在一个部队医院工作。
唐山地震以后,我们回到了北京。有一天,协和医院一个我们中医学院的毕业生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儿科住着一个小儿肾炎的病人,化验尿的指标总是不能改善,时间也比较长,他们用西医的手段也看不到很快见效的希望,想找中医来看看。但他们医院的祝老在日本。我就陪着刘老去了。
孩子头面水肿,尿的化验很糟糕。老师摸完脉了我也摸一摸,老师问我什么脉。
我说,“他的脉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
“轻取即得,就是浮脉。”
“老师,浮脉怎么办?”
“浮脉发汗呀。”
“他没有感冒呀。他说你看看他,头面肿,脉轻取即得,头面不是表吗,上半身肿者发其汗嘛,浮又肿。”
“老师用什么方子?”
“麻黄连轺赤小豆汤啊。”
“发几天汗?”
“时间发长点,发七天汗。”
后来,协和医院的大夫给我打电话说,从发了这七天汗以后,这个孩子头面水肿逐渐消了,化验结果也逐渐改善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地坛医院我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这里有一个黄疸病人,已经好几个月了,黄疸不能退。按说不应当这么长时间。他想请刘老来看一看。我就跟着刘老去了。
这个病人是阳黄,急性黄疸性肝炎。大夏天,他敞着胸,那个黄,黄如蜡染,鲜黄如橘子色,你只要看上一次就会终生不忘。
对于一个传染病我总是胆怯。刘老师让我也摸摸脉,我大着胆子摸啊。回到医生办公室,老师问脉怎么样。
“这脉有点浮。”
“那脉浮怎么办呀?”老师又问。
“他现在是黄疸性肝炎,湿热在里,没有表证。”
“你说他身上痒不痒呀?”
“他身上痒。”
“身痒、脉浮,这就是表证。”
我私下认为他是黄疸性肝炎,胆盐沉积在皮肤刺激神经末梢,导致身上痒。可老师就把身上痒的浮脉当作表证来看待。
我答:“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
“啊,这才学会。”老师点头。
所以我用了三遍才学会用麻黄连轺赤小豆汤。
 
#6
以下附上《郝万山讲伤寒论》中,和该案相关内容:
1976 年,唐山地震前夕。4月份我和刘渡舟老师带着我们74、75 级的同学到唐山抚宁县开门诊办学。
有一个同学得了荨麻疹,每天晚上痒得一夜一夜睡不着觉,开始找我看,我就用一般的凉血的、燥湿的、袪风的、止痒的药。吃了三天药,这小伙子还是一夜一夜睡不着觉,到了晚上就痒。三付药不管用,这个小伙子又去找我,我和刘老师住一个房间,就让刘老师给他摸脉,摸完脉之后,刘老问我:“你说这是什么脉象呀?”
“这小伙子瘦,这个脉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
刘老说:“什么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你说它是不是浮脉?”
“他没得感冒,能说他是浮脉吗?脉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
“没有得感冒就没有浮脉了?这个小伙子什么地方痒呀?”
“皮肤痒呀。”
“皮肤是表还是里呀?”
“皮肤当然是表啊。”
“既然皮肤痒是表,脉又轻取既得,当然是表证呀。”
“老师这是表证呀?”
“是呀。”
“那怎么办?”表证就该发汗啊。
“这个病要发汗,那用什么方子呀?”
“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
《伤寒论》的方子,湿热在表。开了麻黄连轺(yao)赤小豆汤以后,我写方子问老师药量。刘老嘱咐病人:“你把药拿过来之后,白天不用吃,每天晚上临睡觉之前吃,吃过后多喝一点热水,盖上被子发汗,连发三天汗。”
治荨麻疹我还没有采取这种方法。
连发了三天汗,这小伙子荨麻疹不起了,那个地方洗澡也困难,后来我发现他身上脱了好多屑,荨麻疹就好了。这个小伙子是军人,现在在一个部队医院工作。
唐山地震以后,我们回到了北京。有一天,协和医院一个我们中医学院的毕业生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儿科住着一个小儿肾炎的病人,化验尿的指标总是不能改善,时间也比较长,他们用西医的手段也看不到很快见效的希望,想找中医来看看。但他们医院的祝老在日本。我就陪着刘老去了。
孩子头面水肿,尿的化验很糟糕。老师摸完脉了我也摸一摸,老师问我什么脉。
我说,“他的脉轻轻地一摸就摸到了。”
“轻取即得,就是浮脉。”
“老师,浮脉怎么办?”
“浮脉发汗呀。”
“他没有感冒呀。他说你看看他,头面肿,脉轻取即得,头面不是表吗,上半身肿者发其汗嘛,浮又肿。”
“老师用什么方子?”
“麻黄连轺赤小豆汤啊。”
“发几天汗?”
“时间发长点,发七天汗。”
后来,协和医院的大夫给我打电话说,从发了这七天汗以后,这个孩子头面水肿逐渐消了,化验结果也逐渐改善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地坛医院我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这里有一个黄疸病人,已经好几个月了,黄疸不能退。按说不应当这么长时间。他想请刘老来看一看。我就跟着刘老去了。
这个病人是阳黄,急性黄疸性肝炎。大夏天,他敞着胸,那个黄,黄如蜡染,鲜黄如橘子色,你只要看上一次就会终生不忘。
对于一个传染病我总是胆怯。刘老师让我也摸摸脉,我大着胆子摸啊。回到医生办公室,老师问脉怎么样。
“这脉有点浮。”
“那脉浮怎么办呀?”老师又问。
“他现在是黄疸性肝炎,湿热在里,没有表证。”
“你说他身上痒不痒呀?”
“他身上痒。”
“身痒、脉浮,这就是表证。”
我私下认为他是黄疸性肝炎,胆盐沉积在皮肤刺激神经末梢,导致身上痒。可老师就把身上痒的浮脉当作表证来看待。
我答:“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
“啊,这才学会。”老师点头。
所以我用了三遍才学会用麻黄连轺赤小豆汤。
郝万山老师用了三遍才学会用麻黄连翘赤小豆汤,1荨麻疹,2水肿,3黄疸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