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医案 真武汤加人参治心衰水肿重症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早晨一起床,就开始忙到现在才得休息。父亲老毛病又犯,气紧感觉快要断气,头晕无力畏寒,无尿双下肢肿,右眼睑肿,大便溏。舌质淡,苔薄白左右脉迟,寸关微弱,双尺滑大。阴阳俱虚,水湿不化。
方药:真武汤加人参
红参片25,制附片15,生姜15(后下),茯苓15,白术10,白芍10克。(上药一起煮半小时多)。煮两遍合在一起,分两遍服。
头遍服后约半小时,开始有小便,拉了好多次,气紧己缓解大半,中间有药性反应,父亲说气快要缓不过来的样子(原来没加人参也有出现过这种反应),当时他叫我时我差点被他吓到,这种反应就一下子,很快就恢复正常。
头遍服完过一小时,续服第二遍,至早上九点左右,己完全缓解。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快11点时,父亲说脚有点冰,气还有点点紧,精神稍差,左脉结缓,寸部细无力,关部较浮硬重按空。右脉结缓,寸细无力,关尺脉无力。尿色清,舌质淡红,苔前半部有一部分白腻苔,其余薄。阳气还是较弱。水气去掉了大部分,虚象明显,尽管有血虚,还是要以补阳气为主兼顾阴血。拟人参四逆汤一付:红参片30,制附片10,炙草10,干姜10
。煎服法同上。头遍服后至现在,精神正常,气亦不紧,饭吃了半碗。刚又查了下脉,左脉寸细无力,关尺偏弦。右脉寸稍细。再观察看看,要不要服第二遍。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应气血双补一段时间,待脉转正常以后。
前几天有用过,补血药和滋阴药加进去会加重水肿,在左关尺脉这上不去,所以左寸一直都细弱,也有同时加活血行气药,还是没多大效果而且会引起气紧。左关脉这己经堵的太严重了,能想到的方法原来都试过,无大效,后来只能是随证治之了,当归也只能少量用,发汗也不大敢发,会引起心衰加重(原本供血不足)。
原来发病第二年时,双手指甲己经有出现过整甲灰白(灰指甲)家似要脱落的样子。当时用补气养血活血的方子,5付后,指甲很快恢复一半,后来无论怎么用方,改方,再也进不了(说明中间己经堵的厉害),至今(快六年)还是差不多,但还是有点退步了,唉,病重至此,黔驴技穷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活血行气之法易生热,左寸虚或许是心血太热之故,用凉透之法如何,纯属猜测
心血热有时会,但不会是沉弱,迟结,细小的脉象,黄连,丹皮,生地不敢用,川木通,丹参,瓜蒌之类偶尔用还行,连续用就太凉吃不消。下午第二遍也服完,暂且没事。上两个月住院回来,右后背大概肝俞穴范围一直叫痛,医院说他贫血有点厉害,说要输血,我不要,太贵用不起,何况输了也是临时解决问题。住院期间什么止痛药风湿膏一齐用都无效。后来回家里用桂附地黄汤加减,和真武汤加减轮换着用,肝俞这边不会痛了,却跑到大概是右肩的秉风穴范围这边痛,这几天肩背都己经不痛,不过用了地黄汤这类阴药,水肿水湿又有所加重,故今早出现危证。
 

bookliu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脉象只有左寸沉弱的话未必不是血热,看你用了温药效果也不是太好,所以怀疑是血热。就如我以前治病双尺沉弱,但左关洪滑,总是以为肾气不足,无论怎么温补去水都不见变化,后来专治血,双尺反而不沉弱了,所以脉象变化无常,里面总是有微妙的关联,跳出以前的思维才能找到出路,仅供参考。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这是不用麻黄导致的?,若有外症风寒,不用麻黄恐难治,李可所言
麻黄用过,还是小量7,8克,只用两付心脏就受不了。阴血虚受不了麻黄发散。早期什么大小青龙汤我都用过,那时受的了,这两年不行,桂附地黄汤里加了五味子,菖蒲,生远志,都能出小汗,菖蒲远志才用3克。肺气肿慢阻肺的人肺功能衰弱,再一个医院输液输的多了,这寒气是散不完的,前期因为体质还不会太差,能受的了,越后面越散身体会越差,搞不好就心衰发作大汗不止。象大小青龙汤,瓜蒌薤白半夏汤,桂枝厚朴杏子汤,瓜蒌薤白桂枝汤,三子养亲汤,早期都用过,后来较常用的是苓桂术甘汤,五苓散,四苓散,六味地黄汤,血府逐瘀汤,苓桂五味姜辛汤,四逆散,枳术汤,补阳还五汤,小柴胡汤等等,去年春天开始就比较常用真武汤,理中汤,桂附地黄汤,金匮肾气汤,四逆汤。
老人身体不比年青人,又多脏器受损,治好是不可能,只要能延缓时日,改善生活质量,才是治疗目的。曾经在刚发病时,医生就说最好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后又说肺气肿太严重,不能做风险太大。前年肝区影象:10点几X12点几(忘了小数)今年正月:8点几X14点几。一边减小一边增加。
心衰严重的人,发汗要小心,特别麻黄这种药性较强的,弄不好人立刻玩完。
 

小学生11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心衰当然不能用大量的麻黄,我用麻黄都是3克左右,不是为了发汗,其实麻黄不发汗也能治愈外感风寒,除非是严重的外感才需要发汗,否则没必要发汗的,在南方买的麻黄一般不出汗,感冒也能好就证明了不发汗也可以的。,老年人这样的病情不适合大发汗。所以麻黄量少点最低能阻止病情恶化,起到辅助治疗作用,其次心衰可以考虑加山茱萸,张锡纯说此药固脱补肾能强化你的药效,增强真武汤的功效。对于急诊抢救张锡纯推荐用这个山茱萸的。国医大师李士懋也比较认可山茱萸,因为他的一个医案里用过大量山茱萸,用于治疗风心病水肿患者。取得了较好效果可以参考他的医案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心衰当然不能用大量的麻黄,我用麻黄都是3克左右,不是为了发汗,其实麻黄不发汗也能治愈外感风寒,除非是严重的外感才需要发汗,否则没必要发汗的,在南方买的麻黄一般不出汗,感冒也能好就证明了不发汗也可以的。,老年人这样的病情不适合大发汗。所以麻黄量少点最低能阻止病情恶化,起到辅助治疗作用,其次心衰可以考虑加山茱萸,张锡纯说此药固脱补肾能强化你的药效,增强真武汤的功效。对于急诊抢救张锡纯推荐用这个山茱萸的。国医大师李士懋也比较认可山茱萸,因为他的一个医案里用过大量山茱萸,用于治疗风心病水肿患者。取得了较好效果可以参考他的医案
呵呵,治病不是如此简单的,如果是单纯的病证可以象你说的那样治。复杂的多脏器受损用药,要考虑脏腑的联系性与协调性,我父亲:1,慢性阻塞性肺气肿,2,心衰,3,原发性肝癌,4,胆囊息肉样病变,5,右肾囊肿。6,腹主动脉血管粥样斑块硬化。7贫血。你这样治法跟西医相似好了这头坏了那头。最早开始水肿时,随便一付五苓散或防己茯苓汤之类的,就完全退肿(临床治癒),其中胆息肉中间有治癒过(医院检查),大约一年多后又复发(也是医院检查)。水肿忌用滋阴补血,收敛药(常法),但不是完全不能用要看脉证而定,贫血心衰肾衰阴虚忌用发汗药(常法),当然也是要随脉证而定。肝经的瘀血有通了很多出来,今年上半年那时,左大腿内侧一直到膝位置整片的瘀黑发紫,痛的不能不路,去医院治,医院也没办法,又回来自己治了一段时间,瘀血顺着大腿内侧(厥阴肝经位置)往下移一直到脚底内侧才消失,后来就没痛过也会走路。桂附地黄汤类方子里就有山萸肉,我前面不是说了也用过吗。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大前年我母亲有一次病重卧床不起不吃饭,手脚冰凉,后就时不时冒汗,小便时黄时白,脉微细,但欲寐,舌质淡白,苔薄白。当时家人说要送医院,我说先别急送医院,还是我自己治吧。
这一看就知道是个四逆汤证,不过己经发展到要脱阳了(冒汗)。
当时开了一付四逆汤加味:山萸肉60,生晒参15,炙草10,制附片6,干姜6。一付病癒。服头煎后有腹泻一次,泻后精神基本恢复。
 

小学生11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说的是大量用,60克还不算大量,我用过200克一副药的山茱萸,所以说大量的理解不同,这和过去民国时期余疯子那个说法一样,附子用到60克不算大量,一斤才是大量的说法,余伯龄和李可都是这个大量用药,与众不同的思路,就是治疗重病用大剂量药,仅供参考。如果没有这个用大剂量的药的胆子和能力建议不要用了,毕竟这个不是人人都能掌握好用药量的,这是仅仅治疗重病用,普通病,一般没人随意用大剂量的药,补药除外
 
最后修改:

bookliu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气血俱郁,温通之药见效一时,用久气血更郁,病更难治。内经上说人过五十阴伤一半,以前还觉得不对,现在才明白是自己没搞明白。实际上不止五十阴伤一半,好多时候药伤而不自知。滋阴可能无用,如换清肺或许会好一些。
一点治疗体会而已,多有得罪请海涵。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说的是大量用,60克还不算大量,我用过200克一副药的山茱萸,所以说大量的理解不同,这和过去民国时期余疯子那个说法一样,附子用到60克不算大量,一斤才是大量的说法
兄弟,药量的大小取决于病证的须要,不是什么病都要用大量,小量可癒的病为何要用大量?一个是会浪废药,二是大量下去产生的副作用不是那么好预测的,有些药的副作用是会留很久,而且是慢慢产生的,不是立刻就会出现。如果有机会的话,以后你会体会到。
伤寒论的桂枝汤煎服法,看起来药量重,但是只煮一遍,煎取服三次的药水量,若服一次病既癒,不必尽剂,尽剂的意思就是余下的药不用再服,可以倒掉了。你算算一次病好的药量多吗?也就三分之一的药量。其余的就没用了,你把原方量分三付,一付一付煎也一样,若一付既好,后两付就不会浪废。这桂枝汤就己经告诉人,治病不一定用那么大量。我父亲的病和你完全不同,照你说的那样用,有几条命都没了。这两年父亲心衰发作的危重证,我救了最少十多次,有幸救的及时,不会死掉,这十多次都没用过你说的那种量,至少我治过的病人还不须要用那么大量,若说我用过最大量的,是以前有次治一个中风后遗症,当时黄芪最大用到了260克一付。其他的药还没用过上百克。
学伤寒主要是学里面的配伍法,煎服法等等理法方药各个方面,不是简单的学病证对应,抄方抄量。
 

小学生11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只是病老复发,有没有想过原因呢?我看很多前人医案,他们治愈后一般很难复发,这是值得思考的。别的没什么,是的很多病人治愈后,医生会回访,最多能回访有20年不复发的记录,那样的记录让人服气吧,没别的了,今天来了一个老年患者也这样说40年前她心跳特别快,通过治疗后,这个症状消失了,现在又出现了,这是40年后了,不得不服当年那个医生
 
最后修改: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只是病老复发,有没有想过原因呢?我看很多前人医案,他们治愈后一般很难复发,这是值得思考的。别的没什么,是的很多病人治愈后,医生会回访,最多能回访有20年不复发的记录,那样的记录让人服气吧,没别的了
呵呵,前面我都列出来了那些病种,是同时在一个人身上的,哪个中医敢说这样的病人能治癒?我绝对说他吹牛!你就是光治好其中一两个病种,而且不是主病那三种没大用,肯定会复发的,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人的五脏六腑是互相关联的(就是中医说的五行生克),要想治好的那一两种不复发,除非别的病一起治好,或者别的病很轻微能控制的住,才不会复发,肝胆相表里,胃气不降也会引起胆不降,肝气郁滞等等一连串的问题,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有机会的话你治个象我父亲这样那么多种病的,你就知道有多难治。若是单纯的一两种病,当然好治的多,起码用药不用顾虑太多,比如肺气肿的人本来就肺功能很弱,如果经常用宣散法,那就会造成肺功能更弱,脾土生肺金,病久定会子盗母气至使脾土也会变差。而且母能生子,今肺气弱久病还会导至母生不了子,肾功能也会变差,肺功能弱也会导至大肠和胃,气不下降从而生湿或生燥热,大便难等等一系列问题,这都是久病会导至的一连串的问题。我母亲以前有类风湿,当时治好后,十三年没复发,十三年后中风,至今六年也无复发。
 

小学生11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行吧,西医也认为老年患者,一般得病越多越治不好。基本只能长期住院了。最多只能缓解不能治愈了。上次看到一个老年患者就是这样身上有大约10种病,符合你的全部要求,然后一来就是全科会诊,住院治疗和观察,没有治愈说,只有缓解说。,看到西医检查单那一长串病名就无语,有半页纸全部都是她一个人的病名记录,看着无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