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医案 真武汤加人参治心衰水肿重症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但你以火治,明显就是失治,金之所不胜,火也。只能说你父亲的身质还尚可,经得起这种逆治。久病之人,脉变有力非好事。把附子去掉。
以培土生金之药也只能维持不恶化,去根还得针导。
我是长期主要用培土生金法才有办法控制那么久的,附子辈只是急性,严重发作时用几付,并非一直不停用附子,参术苓,除了早期较少用外,中后期基本每药必用,凡久病且重,最后无不伤及阳气,所以在后期,附子人参辈是比较常用得到的。癌症病人容易大出血,其原因之一便是阳气虚到一定程度,引起气虚不能摄血的结果。医也早就说我父亲有出血,这我早知道,只不过一直不严重而,慢慢渗一点而己,要不肝血也不会常期虚弱,这全靠参术辈补气才不至于那么容易大出血。早期所用药方基本是去邪为主,偶尔少补,中期基本用药去邪补虚并用为主,后期基本以补为主兼少量攻邪。大至就是这么一个用药过程,后期病人根本不耐攻伐,一攻就危险立现。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肺部的常期阻塞,导至全身的气血津液输布皆不正常和呼吸不正常,那么就会影响其他脏腑的病情加重,也会影响其他脏腑的用药效果。这是最关健,也是最至命的一个环节。金可生水。肺金常期的弱,变成肾水也弱,本来肝木就有病证,会耗肾水,又加上金不能生水,这就雪上加霜,肝木病更会变严重,这个阶段就是早期的主要问题,且贯穿中后期阶段。本来肝木的病还不是很严重,后面慢慢变严重。
肺为娇脏,不耐寒热,过热过凉都受不了,早期的化痰通络,清热解表也好,散寒解表也罢,均加用健脾益气药,但也只能延缓病情的恶化速度,而不能完全阻止或逆转肺部阻塞的问题。无论化痰通络,还是宣肺解表,用多了俱能伤肺的气血,尽管有健脾益气药相助,时间久了无不耗气,若不用那些方法,肺本身又无法正常输布气血津液,那便会造成气血津液到这里积聚停留,从而化成邪气,如湿痰,水汽,瘀血等物。
肝木本身的病加上受肺金的影响,从而使本病加重,变成肝木生心火不足,也就是肝血不足,常期会郁热,或者相火上炎,心脏本身病不是很重的也慢慢变重,这样,心火的衰弱就会导至生不了三焦之火(肾火),反之,心肝本身有问题也同时在加重肺金的病。基本上这一阶段就是中期,也就是开始进入阳虚的后期阶段。
到了后期,长期的心火无法正常下降生三焦之火,那也就最终影响到脾土的运化,而且阳虚和肺金的输布功能,再加上脾土运化变弱,最终使水肿进一步加重。
开头是肺金的严重病变,影响肝病加重,肝病的加重和肺病的双重影响又导至心脏病变加重。最后心肝的病变和时不时的外邪,又反过来加重肺病。
理顺了,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循环,用药无法面面俱到,只利无弊。是药三分毒,长期用药,利弊都有,如肺邪要宣散用辛,肝血虚要养血忌辛。肾水弱要滋阴,肺金有痰湿忌滋阴。这就是用药的利与弊。多种病同时用药要想只利没弊,是非常难的,只能选折要紧的先顾好,避轻病就重病。
 

jaffa

普通会员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叶天士的辛润通络法,因伤寒无痰字,而痰热郁闭久耗,阳气亦虚,所以,相为虚,而本质依然为郁闭。脉细为血虚。
下面这些算是呓语,如果能帮助各位,算是一份机缘。心脏病,现代的心脏病多发生于深睡眠少的人群里。这是我这几年明显的一个体会。临床施治,战果斐然,多初服10到20天间,突然爆发心悸不适,经一天而其病若失。不似久服补气通络药的病人,停药就发病,甚至死亡。无非按神旺暗耗精血治。痰其实就是土气衰退而相火烧灼津液而成。比例现代医学的某些慢性充血。既不能大温燥来兴奋胃肠,也不能不寒凉来抑制中枢。其中末节,皆赖以意贯之。
大概如此,留于有缘。
请教如何用药
 

村野草民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正在治疗母亲的高血压。长期吃依娜普利片,前段时间医院说没货改成了缬沙坦,后量血压上到了200一93。换药前有段时间没量,所以不知道到底是血压自己升高,还是换药造成的。目前先用中药降下来再看看,缬沙坦继续服,加用中药,到今天己服三付,明早量下看看。有空再整理医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