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法心悟 这几天治疗感冒的体会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中医不讲啥病毒,但是讲表里讲外邪属性。
本次新冠疫情,多舌苔黄厚或者白厚,此是湿气与温热缠绵难去,熏蒸酿毒之象。而辛凉解表之桑菊也好,麻黄发表也好,都是入气分,走表发汗是其功用之长,但是与病证不相适合,不可能把病邪发出。
而僵蚕蝉蜕不同,此二味味咸,咸属坎水,湿气也是水,所以可以直入湿气之中解毒解表,且药力深而持久,大家想想,僵蚕是虫子,虫子柔软,药力自然柔和持久了!
假如此二味杂于发表药中,因为发表药力轻浅,故此也难以深入,也发挥不了多么大作用。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然后姜黄和大黄,降,升降散吗,有升有降,我思考当时比较少,关键是湿热熏蒸,我想到了栀子豉汤,伤害论条文,舌上胎者,栀子豉汤主之,所以也比较恰当,然后连翘辛凉发表之力绵长,比较适合湿气多的情况,湿性留恋吗,不用薄荷,因为薄荷虽然辛凉,但是不如佩兰,一芳香配合栀子豉汤去污浊之气,同时利湿从小便去。
思考这些之后,我又纠结背恶风,是否需要防风羌活,最后认为,恶风是内里邪气让表气不固所以,并非邪在经络,就像前面所说,不能发表,当然也就无需防风羌活。
这就是考虑了一晚上的内容,然而从事后看,仍然漏掉了更加重要的内容。
现在看来应该加风药,因为之后老觉得脊梁怕冷,当然不是多么厉害,吃了一些葛根防风羌活,现在没有感觉了。我觉得怕风恶寒就是必须用风药,卫阳不能外达,体表自然容易被风侵入,当然这与普通麻黄证不同,不能发汗,表虚吗,发汗会更虚,风药祛风,还能通经络,宣通卫阳外达。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老师是武汉人吗?太像新型肺炎了,应推荐此方用于新型肺炎治疗。
不是,山东的,不过我经常上网,推荐这种治疗思路。我个人觉得就是在判定病毒自口鼻而入,体表畏寒并非体表感受风寒,所以用麻黄是不行的,第一麻黄发表,会令表更虚,然后其药力浅,不会把病毒发出,病毒自口鼻而入,你也不能从肌表发出,思路有些混乱。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让人想起了脑心通,脑心通大师在新加坡当众让瘫痪站起来走路。解释药物的时候也是类似,蚯蚓善于钻孔什么的所以用来通血管………………真真牵强附会
这种形象思维方式是中医基本理念,有的可能牵强附会,但是还有具体药性分析,还有实际临床效果判定,也不是仅仅靠想象,比如所有草都是往上长的,难道都上达吗?显然是不可能的,特异之处往往有特异之能,比如竹叶。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按说除武汉以外,其他地方中医是全程参与治疗的,后来武汉中医参与率也很高了,时间也不短了,但是疫情仍然严峻,我觉得退烧问题不是很大,退烧以后离治愈就不远了,关键是呼吸困难,咳嗽气喘的病例,可能疗效不是很理想。
我现在想不明白的是,为啥有五万左右确诊病人,我们算一算,假设每天新增一千,治愈两千,死亡一百,也就是五天内这五万人当中,只有五千是新增的,治愈和死亡人数超过新增,所以总数是减少的,即便减少也长期维持在五万左右。
那么病情超过五天的四万五,那么,超过十天的估计最少两到四万,即便有一天新增一万五,也是早就病了,这种病情对人影响是很大的,长期病态怎么得了?现在中医基本全覆盖了,也就是说有数万病人在中医的治疗下,仍然不愈,看来确实也非常难治啊。
 

aying1974718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我发现个事情,就是喘和短气是不一样的。区别在哪里呢?喘是肺气不降,喘气的时候,觉得气到喉咙就下不去了,所以耸肩使劲往下压,喘厉害了,你是无法平卧的,很多年前,我去医院看病人,隔壁病床有个老头,喘,两手撑在床上,根本躺不下。
但是短气不是气下不去,而是胸部满闷,胸部起伏小,一次只能有少量气息出入,所以短气的人不是使劲往下压,而是呼吸次数增加,也不是躺不下。我回想起前一段时间,武汉有个老先生,多日无法住院,胸闷短气,照片显示躺着,并没有用躺不下。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旋覆花才是此证之主药。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