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临证心得 我经历过的感冒病人

#1
如果一个小孩子说头晕,一般就是发烧了。
如果一个人说身上冷,一般就是感冒了。
如果一个人打喷嚏,流鼻涕,不用说,感冒了。
如果一个人嗓子疼,咽唾沫疼,就是扁桃体发炎了。
我还碰见过很多下面的情况。
有的人光腰疼,查来查去,治来治去,好长时间都治不好,也是感冒。象这种情况,最好是让病人肌肉注射安痛定2支地塞米松1支。十分钟后就不疼了。安痛定相当于中医里的麻黄剂,有发汗的作用。
有的人说身上的肌肉疼,有的说胳膊上的肉一摸就疼,也是感冒,吃两天快克就好了。快克里含有从麻黄里提取的成分。
有的病人光头疼,我见过做了很多检查的,找不到毛病,还是感冒。有的头疼,头皮不能摸,一挨就疼,典型的感冒。
我见过感冒误诊为神经性头痛的,腰肌劳损的,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病名的,多的很。
我经历过的最离奇的是一个女病人,她觉得身上没劲儿,除此之外再无症状,就跑到市里最好的医院去就诊,医院让她做了全部的检查,最后说怀疑有妇科肿瘤。病人就又到省里最好的医院,又做了很多检查,有的说是肿瘤,有的说不太像。住院输了几天液,也不见效。正月十四那天,叫我帮忙看看,假都请好了,一过小年上北京。我到病人家时,家里一片狼藉,冷冷清清,毫无节日气氛,病人躺在床上,满面愁容。她丈夫拿出厚厚的检查结果,和厚厚的片子让我看,我说别让我看那些东西了。你找了那么多专家,要是肿瘤早定了,还用我来下结论。我又问病人,你有什么难受?病人说,主要就是没劲儿,提不动东西。我又问腰疼不疼,说腰疼。我又问,身上紧不紧,答有点紧。问完了,我哈哈大笑,对病人说,一个感冒而已。何必要到北京去呢。病人两口一听,大喜。但又问,为什么大医院不知道是感冒呢?我说大医院光想大病,很少治感冒,所以就误诊了。病人问咋办?我说简单的很。找个小诊所,打一针,用两支安痛定加一支地塞米松,十分钟就见效了。病人按我说的去做,果然打针十分钟后就觉得舒服多了。我让她减量为一支安痛定一支地塞米松,连打三天。这个病人就好了。也不用去北京了。
后来两口非请客不可,我是从来不吃病人请的饭的,这次我心里也确实高兴,就破例去了。酒桌上她丈夫很想把我灌醉,终未如愿,因为我根本就不喝酒,只吃菜。
感冒误诊原因,主要是症状不典型。
 

杨凡

声名鹊起
#7
每个人抵抗力不同受的邪气不同,导致了每个人感冒的表现也不一样。庸医只认感冒发烧,良医则“有是症用是药”,全然不用理会一大堆的病名。想想前几日湿气甚重,我姐打电话来说重感冒了,我问具体是什么情况,她说发烧怕冷怕风,无汗,头晕,头痛,困倦身痛,头脚沉重,喉咙痛。我开了一方给她:荆芥10克,防风10克,苏叶10克,川芎10克,羌活10克,独活10克,黄岑10克,生石膏60克,生地30克,冰糖为引。一剂烧退症状减轻,二剂痊愈。举这个例子倒不是说这个方有多好,当时开方的时候也没多想,怕冷怕风无汗,首先想到的就是荆芥/防风/苏叶,头晕头痛,困倦身痛,头脚沉重皆为寒湿,那就想到是川芎/羌活/独活,发烧/喉咙痛是因为风寒束表,内有郁热,那首先想到生石膏,黄岑,因我姐平时有些阴虚,所以加生地。其实感冒这东西,想明白也就那么回事,这就是个小问题。打仗首先要找到敌人,如果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就胡乱放炮,那还能打得胜仗吗?
 
#9
看了楼主的文章,在结合《宋俊生临证得失录》就有更深的体会。由此而想到六经关乎病情的深浅,有太阳而出则易愈也。
 
#11
这个题目好。
我遇到的感冒病人:
有年老少衣感冒,乏力思睡的;
有感冒病直入里,咳喘痰鸣的;
有天冷洗头吹风,头重如裹的;
有多吃油荤出外,头痛腹痛的;
感冒,外感六淫疫疠之邪,随人体阴阳气血而转归,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取效也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