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内科病咨询 缠病三年,谁能帮帮我。

#41
  对于慢性身心疾病而言,安慰剂的有效率大概在30%左右,与情志关系越大的疾病,安慰剂的有效率越高。
  而对证用药的有效率才百分之七八十而已,也就是说用安慰剂3个人中1个有效,用对证的药3个人中2个有效。
  如果有条件做临床试验,把对证的药换成葡萄糖或者淀粉之类的安慰剂试试看是不是仍然会对某些人产生效果。

  现代疾病大都是身心共病,心理调节和人体的自愈能力在康复中起关键作用,医药只是辅助纠偏而已,尤其是慢性生活方式病。
所以你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急性失眠的人不存在你说的慢性病安慰剂,咽喉痛的人也不是慢性病。难怪中医黑老说中药是安慰剂,学中医的都这么觉得,确实挺难扭转
 
#42
老师,您好,资料有了,麻烦给看看。
第一第二个无效还容易理解,第三个柴胡桂枝羌活防风吃了加重有点难理解。这么看你吃那个黄芪的方子应该也是加重。熟地那个肯定不行,方向完全不对。
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强力的解表药入手来解决根本,肝胆湿热都是衍生问题,所以清热利湿没什么用
 

炎527

普通会员
#43
第一第二个无效还容易理解,第三个柴胡桂枝羌活防风吃了加重有点难理解。这么看你吃那个黄芪的方子应该也是加重。熟地那个肯定不行,方向完全不对。
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强力的解表药入手来解决根本,肝胆湿热都是衍生问题,所以清热利湿没什么用
第三个最难受,症状更明显,而且特别犯困。
 

炎527

普通会员
#44
后面黄芪那方子根据张锡纯治肝思路来的。培脾疏肝汤。肝虚而对解郁药不敏感,所以加入黄芪等补肝药,再加以疏肝解郁。
 
#46
根据问诊单 的资料来看,“口苦咽干目眩、胸肋苦满”的少阳主证是无疑的。

至于楼主所描叙的长期冬天手脚冷,特别是脚底冷。也怕热 “,是否太阳病的“桂枝加附子汤”(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 )。

因为我今年出现过同样情况:极度怕热;脚底冷,晚上洗澡后在房间里如果开空调,冷风一吹像踩在冰上。用桂枝加附子汤4剂后就不怕风。

楼主的情况,阳明证无,太阴证无,少阴证无(这个存疑),厥阴证无。

所以只能在“少阳证”中求。
 

kastin

声名鹊起
#47
肝热为实证,肝病已传脾,故引起胃炎。脾胃虚弱自然无力运化滋阴的药物,从而更加助长热性,引发口腔溃疡。但本质上还是阴虚(肝热伤阴,子累及母),不过此时又无法补进去,直接清肝热又不是一时半会能彻底消除病毒,长期以往恐怕身体受不住(自己感觉体质如何?)。这种情况,只能调理脾胃,养足正气,徐徐图之。
 

炎527

普通会员
#48
肝热为实证,肝病已传脾,故引起胃炎。脾胃虚弱自然无力运化滋阴的药物,从而更加助长热性,引发口腔溃疡。但本质上还是阴虚(肝热伤阴,子累及母),不过此时又无法补进去,直接清肝热又不是一时半会能彻底消除病毒,长期以往恐怕身体受不住(自己感觉体质如何?)。这种情况,只能调理脾胃,养足正气,徐徐图之。
感觉身体比较虚弱,多走点都累。柴胡舒肝散好像有反应,是否可以立足这个扶正去邪?单喝这个头晕。
 

炎527

普通会员
#50
根据问诊单 的资料来看,“口苦咽干目眩、胸肋苦满”的少阳主证是无疑的。

至于楼主所描叙的长期冬天手脚冷,特别是脚底冷。也怕热 “,是否太阳病的“桂枝加附子汤”(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 )。

因为我今年出现过同样情况:极度怕热;脚底冷,晚上洗澡后在房间里如果开空调,冷风一吹像踩在冰上。用桂枝加附子汤4剂后就不怕风。

楼主的情况,阳明证无,太阴证无,少阴证无(这个存疑),厥阴证无。

所以只能在“少阳证”中求。
我不是极度怕热,现在就有点怕风。冬天脚经常一夜冰冷。
 

kastin

声名鹊起
#51
感觉身体比较虚弱,多走点都累。柴胡舒肝散好像有反应,是否可以立足这个扶正去邪?单喝这个头晕。
这是个方向,头晕可能是津液干枯的原因。

我不是极度怕热,现在就有点怕风。冬天脚经常一夜冰冷。
怕冷怕热并不能反映病的本质。古代太多这种案例了,比如一个人大夏天盖厚被子,还不断说冷,医生见之开了温热药,结果病人反而更怕冷了,瑟瑟发抖。后来被断为内湿热,才治好。相反的案例也有,看上去一派热象,不明真相的医生开了凉药,结果病人出现说胡话、昏迷等证。此外,你的症状(比如怕冷)不一定是肝病造成,也可能是原来就有的,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产生的合病。所以不要指望一副药解决所有问题,先解决主要矛盾后解决次要矛盾。
 
#53
所以你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急性失眠的人不存在你说的慢性病安慰剂,咽喉痛的人也不是慢性病。难怪中医黑老说中药是安慰剂,学中医的都这么觉得,确实挺难扭转
  你真是医学天才!

  比那些老中医高明,仝小林教授用[葛根芩连汤]治疗初发糖尿病(肠道湿热证)一两按15克给药有效率才80%,一两按3克给药有效率只有30%出头。治疗几十年顽固严重失眠[当归六黄汤]合[酸枣仁汤]酸枣仁用180克,一两个月才好一大半。
  比仲师也高明,仲师[黄连阿胶汤]治急性失眠用黄连四两(60克),你用一袋4克的中成药就解决问题了。
  这些“实证”和“重证”统统被你“四两拔千斤”解决了。

  中医不用西医的“安慰剂”之名,中医讲的是“五脏藏神、主明下安、情志疗法”,强调“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德全不危”。
  读读《内经》,悟悟丹溪翁的心法,听听叶天士“响豆治失眠”的故事,还可以看一看《三国》。
  诸葛亮在手心上写一个“火”字,就把急得吐血、卧病在床的周瑜救活,斗志昂扬的上前线去了,这剂药的量真够“轻”的。

  忽视了中医的“王道”,而醉心于中医的“霸术”,在“辨证用药”的层面上追求“奇技”,实际上是在挖中医的墙角,从根子上“黑中医”。
  全面深入的领悟一下中医的内涵,开阔一下眼界和思路吧!

情可致病,情可治病。.jpg

音乐疗法、运动疗法、聊天疗法.jpg

“五音六律”和“五脏六腑”之间的“对应关系”.jpg
 

kastin

声名鹊起
#56
吃柴胡舒肝散,头晕,是不是行气药耗气,以致血压更低?
前面说了,你这舌象是气阴两虚(没舌苔,胃气不足;舌红苔落,阴虚)。胃不好,饮食无法全部化为充足的清气和阴精,仅有的一部分也就提供脏腑日常工作所用,因此无法上达舌头,舌苔上就显现不出。但你舌质红,血肯定不虚。所以头晕要么是气虚导致,要么就是阴虚导致。具体是哪一种,需要问诊才能判定。或者你自己买点补中益气丸喝,如果头晕缓解,说明是气虚所致;若反加重或没反应,那必定是阴虚导致。
 

炎527

普通会员
#57
  你真是医学天才!

  比那些老中医高明,仝小林教授用[葛根芩连汤]治疗初发糖尿病(肠道湿热证)一两按15克给药有效率才80%,一两按3克给药有效率只有30%出头。治疗几十年顽固严重失眠[当归六黄汤]合[酸枣仁汤]酸枣仁用180克,一两个月才好一大半。
  比仲师也高明,仲师[黄连阿胶汤]治急性失眠用黄连四两(60克),你用一袋4克的中成药就解决问题了。
  这些“实证”和“重证”统统被你“四两拔千斤”解决了。

  中医不用西医的“安慰剂”之名,中医讲的是“五脏藏神、主明下安、情志疗法”,强调“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德全不危”。
  读读《内经》,悟悟丹溪翁的心法,听听叶天士“响豆治失眠”的故事,还可以看一看《三国》。
  诸葛亮在手心上写一个“火”字,就把急得吐血、卧病在床的周瑜救活,斗志昂扬的上前线去了,这剂药的量真够“轻”的。

  忽视了中医的“王道”,而醉心于中医的“霸术”,在“辨证用药”的层面上追求“奇技”,实际上是在挖中医的墙角,从根子上“黑中医”。
  全面深入的领悟一下中医的内涵,开阔一下眼界和思路吧!



老师,也可以给点开方意见吗?柴胡舒肝散适合我吗?我看有说柴胡舒肝散不适合肝胆湿热积聚的。
 
#58
老师,也可以给点开方意见吗?柴胡舒肝散适合我吗?我看有说柴胡舒肝散不适合肝胆湿热积聚的。
  看帖子第二页你的舌象和问诊单:
  唇舌淡、舌体瘦、苔很薄,门诊处方签上的脉证记录是“脉沉细略数”,加上“入睡快而多梦易醒、口干胃堵、乏力气短、头晕偏痛、酸困尿黄、性急焦虑”,提示“气阴两虚、肝郁脾虚、血虚湿热”。

  治宜“滋阴疏肝、益气健脾、养血利湿”,
  用药不宜过燥(耗阴),确实不适合单用[柴胡舒肝散],也不宜过于寒腻(两年没发烧、畏寒无汗,阳气已虚)。

  可以考虑试试[一贯煎]合[逍遥散]化裁(减生地):
  北沙参、麦冬、当归、枸杞子、川楝子;柴胡、白芍、炒白术、茯苓、甘草、生姜、薄荷。

  以上个人浅见,仅供参考。
 
最后修改:

炎527

普通会员
#59
可能要加强疏肝解郁的力量。单柴胡用到30都不好。柴胡舒肝散起作用了,但有头晕现象和晚上睡觉有点燥。
 
#60
  看帖子第二页你的舌象和问诊单:
  唇舌淡、舌体瘦、苔很薄,门诊处方签上的脉证记录是“脉沉细略数”,加上“入睡快而多梦易醒、口干胃堵、乏力气短、头晕偏痛、酸困尿黄、性急焦虑”,提示“气阴两虚、肝郁脾虚、血虚湿热”。

  治宜“滋阴疏肝、益气健脾、养血利湿”,
  用药不宜过燥(耗阴),确实不适合单用[柴胡舒肝散],也不宜过于寒腻(两年没发烧、畏寒无汗,阳气已虚)。

  可以考虑试试[一贯煎]合[逍遥散]化裁(减生地):
  北沙参、麦冬、当归、枸杞子、川楝子;柴胡、白芍、炒白术、茯苓、甘草、生姜、薄荷。

  以上个人浅见,仅供参考。
脉沉细,这不是少阴病吗?呵呵,试试四逆汤,麻附辛汤,真武汤之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