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手太阴肺经 经渠

本帖由 白头翁2010-06-28 发布。版面名称:手太阴肺经

主题状态:
主题已关闭,停止回复。
  1. 白头翁

    白头翁 声名远扬

    经渠.gif
    经渠-体表图


    【名称】:经渠
    【归经】:肺经
    【拼音】:Jīng qú
    【国际标准代号】:LU08
    【特点】:五输穴之经(金);禁灸穴。
    【定位】:在前臂掌面桡侧,桡骨茎突与桡动脉之间凹陷处,腕横纹上 l寸。
    【主治】:咳嗽,气喘,胸痛,咽喉肿痛,手腕痛
    【刺灸法】:避开桡动脉,直刺0.3~0.5寸。
    【描述】:
    [穴义]肺经经水流经的渠道。
    [名解]
    1)经渠。经,经过、路径也。渠,水流之道路也。穴名之意指本穴为肺经经水流经的渠道。本穴位置因处列缺穴之下部,列缺穴溢流溃缺之水在此处又回流肺经,故名经渠。
    2)肺经经穴。经,动而不居也。因肺经的经水由本穴经过,动而不居,故为经穴。
    3)本穴属金。属金,指本穴物质表现出的五行属性。本穴物质为列缺穴传来的地部经水,为血、性温热,在本穴流行时的变化是蒸发散热,为生气之穴,故其属金。
    [气血特征]气血物质为地部经水和天部之气,地部经水性温热,天部之气性凉湿。
    [运行规律]本穴的地部经水一方面循肺经流向太渊穴,一方面又不断气化上行天部。
    [功能作用]以气化水湿的形式将肺经气血的热能传输天部。
     
    由版主最后编辑: 2016-08-15
  2. 白头翁

    白头翁 声名远扬

    总管咳嗽——经渠穴

    咳嗽,是个恼人的事儿。俺现在正咳着呢。因为情况好象不那么简单,不禁想起从前的咳嗽来,那次前后持续了将近一年。

    最初是怎么回事呢?春寒料峭,夜里上网。穿得又少,可能着凉了。这么想着,也就不大在意。心想受凉感冒,感冒由病毒引起,还没有什么药物能对病毒起作用。不过,多喝开水有助于排出病毒。

    总理当年在苏联,偶患此恙,洋大夫仅给开了些磺胺类药物,用以缓解肌肉疼痛。随行工作人员中有的生出误会,都想到大国沙文主义上去了。

    有人认为感冒患者补充流质,喝鸡汤比白开水好,大约因其富含多种营养,又易于消化,可以增强体力。

    由于病毒具有自限性,通常一周左右感冒即可痊愈,只要身体不算太差。有的人则可能拖上二至三周才会好。

    因为知道以上这些,我就只找出止咳的什么川贝枇杷……记不清名儿了。谁知不吃还好,一吃,喉咙里面马上痛起来……先还不痛的。于是没有再吃。谁知这以后,咳嗽竟没止住。

    咳虽咳,倒也不太影响。倒是别人说,你怎么还在咳?你怎么老在咳?建议我去医院看看。我于是去了,要搞清楚它会不会传染啊。

    去的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省人民医院人说很黑。我又不在医疗系统,又一向有病不看,除非实在受不了了。所以也就听人一说,还有说医生都是白眼狼的……负面信息不少,以致进了医院也总心中惴惴。其实真实情况没那么糟。

    导医台一问,可以看呼吸内科,也可以去耳鼻喉科。呼吸在二楼,耳鼻在七楼,我就先去了呼吸内科。只挂了一个普通号。进去,人很多,得排队。坐诊的是位男士,30岁左右。没穿白大褂,衣着朴素。听他对一老人说,“这药很便宜,但是有效……”我心里就安定下来,变得柔和。

    轮到我了,将前面所述一说,什么感冒不用吃药呀,象我这种半通不通的病号,大约医生最怕了。他拿出听诊器,要我深呼吸,我一想,医院里的空气最不好了,各种病人混杂,带来各种病菌……正对着窗户坐着,后面恰好是施工工地,灰尘漫天……于是我就应付性的来了一下,吸得并不深。他什么都没听出来,就叫我去拍片子,我一看价格,问能不能不拍?“不拍片子,怎么知道你肺有没问题呢?”这下我没词了,又不好意思说我刚才的深呼吸没有做彻底。

    拿着单子出来,门口一位瘦个男人看看我,说:拍片是有点贵,回去喝点慢严舒宁。谢谢他,虽然直到今天我也没喝过这东东。虽然它广告做得满地都是,但没弄清啥毛病之前,药别乱吃。

    那片子我没拍,当然也就没回那科室。我觉得我的肺没有问题。这大概就叫直觉吧。事过不久做了次体检。包括拍胸片在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查了,全部费用还只有那次拍片的三分之二。也不能怪那医生,检查价格是院里规定的。结果恰如我所料,肺上没有任何阴影。

    于是问那建议我去看医生的朋友,为什么着急催我去,“我怕你是支气管炎,”他说。也是无知者无畏,我哪里知道这种病的凶险,它可是中西医都感到头疼的毛病。

    肺没有问题,应该就没病。那为什么会咳呢?事情迁延下去。后来W医生给我讲五行五脏的时候,说我肺不好,依据是我脸色发白。我听了还将信将疑,因平常总有人说我白,还都是在我生病以前呢。但出来以后,对父亲说W医生不错,我都咳好几月了。

    还有一点,我并不是一直在咳。,比如那家医院我后来又去了一次,看眼病。等待的时节,上了七楼耳鼻喉科,结果那小医生——虽然嘴上有毛,也还的确是甚为年轻——听我讲完,竟扬扬地说,“看你坐了这半天都没咳。”

    跟W医生接触多了以后,我曾问及这咳嗽的事,她说我是“木火刑金”,并叫我敲胆经。木火刑金,当时还不知道是啥意思,只硬记。她其时并不清楚我所经历的些事,但谈话中提到中里老师书里,二册,《弹指一挥间——抑郁症的通用疗法》。抑郁症,一听到这个词,我立刻在心里说,我可不是抑郁症!

    回来翻书找到那一节看了,仍然觉得自己不是抑郁症。但中间那段关于木火刑金种种表现的描述,却让我……将它念给老父,没听完他就笑起来,冲我指指。

    不过我也没有敲胆经,直到现在。也没有天天有节奏敲手指。因为当时觉得应该设法将所遇到的问题解决,而不是采取这种办法。比如昨天看了一点《走西口》,正讲到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那时节,设若我们处在那个年代,能天天敲手指、敲胆经,而对二十一条这件事心平气和或者神清气爽?

    但我当时身体实在是不行。“肺不好”,“忧伤肺”,想到这些,我抱了只小猫回来养。当它撕报纸、啃电线的时候,老爸啧有烦言。我说,只有在跟它一起的时候,我才不会想那些事。——当时我眼不行,基本不能上网,也不能看书电视,所有只能用猫咪来转移注意力。明白了这点,爸说:你就成天跟它玩吧

    去年12月初,有天夜里没睡着,便于1:35敲带脉推腹,效果非常好。忽然咳了几声。“刚才看了时间,这一会子受凉的?”嗓子干痒,又咳。想起才说喝水,穿衣下床。咳出痰了,带血丝。“好事,胸中舒服多了”想起“带血丝的痰中医通常认为是燥火伤肺引起”(郑老师),如此安慰自己。打开台灯,3:01。仍有痰。

    翻开书,很要睡。看到“经渠治疗各种咳嗽都有效,使用方便,无需辨证。”试一下,胸中和吃了大梨子后的感觉一样!“唉,胆经时间要敲了带脉就好了。”试丰隆,硬的。

    “肺经流注时间,”于是按下经渠,很快胸腔中舒服。眼有反应?“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哦,对了,脾肺是同名经。再来,果然下眼睑在跳!太好了。一直觉得下眼睑颜色有些暗,脾虚。(脾胃相表里,胃经四白穴位于眼下)腰椎暖暖。

    嗓子不痒了,也不觉得有痰了。换一只手按,胸中凉凉。再按,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清肺”了。

    次日睡起来,忙忙碌碌。15:28饿了。却没有马上吃,而是转关节。眼很快有了反应,凉,湿润,舒服。约进行了半小时,去吃。16:55躺下。按大陵穴?这时咳了。经渠!感觉凉森森的。而且眼睛处反应棒极了。

    这月中旬,正是经期。

    想记又想喝水,于是起来。记完去卫生间,尿量大而正常。下血也多。忽又尿,量少而桂圆气味重。起而腰酸。“尿频而少脾肾虚”想起郑老师的话,忍住,不再用力。过一会儿想尿也忍住。喝水,量较大。记完已不想尿了。“心火泻掉,肾自然也就不虚了。”

    才便完洗手,用的冷水,记时感到小腹不适。0:55发觉唇枯,“还是有火”。掐尺泽,唇好了。眼虽反应,不甚满意。改太溪(记起先前的腰酸)。又大陵,再太溪,背心暖。又尺泽,一时后背中段、腰及臀皆寒,唯腹暖。“气血不足。”再太溪,再尺泽,背心暖了。似做梦了,惊醒,方才燥热出汗。“心火!阴亏。”起小便,量大,下血多,且最后不滴了。悚然。因下床时觉口里干,去喝水,路过挂钟,3:45。脸色正常,白里透红。温水净手。记完,略有涕?这一向未咳。按太溪、尺泽,下边放气。肠胃产生的浊气。咳且嗓子干痒。腹中有一大冷结块……说话,喘。试复溜,口干舌燥减轻。接下来浑身都舒服了,且心中清爽喜悦。

    穴位一旦找准,眼睛就有反应。复溜也是这样。按右复溜时,身体又下边放气,肠胃产生的浊气。不久唇干?点按大陵穴。“泻心火则胸中爽,生脾土则痰自消。”泪出而唇融柔。发现手腕红紫一块,如指顶大。“火!”

    按经渠。清肺之后,卫生间里照镜,唇色浓艳,脸上白里透红。眼如杏核,黑亮而大。刷牙先还担心,结果出血无多,如平时未吃桂圆肉前。醒鼻子,也没流血。“金能克木呀。”

    吃下黑木耳后,舒服多了。山药薏米粥则没这感觉。喝完粥,吃花菜又好了。吃鸡蛋,要睡。喝水时发觉主要是舌燥,唇也有点干。背暖。

    如厕,排泄物无桂圆气味。但后来总想尿,老只一点。上床,不找太溪(土克水),而是直接点太陵穴(火生土),干燥及要尿的感觉没有了。

    忽然咳起来,人也醒了。穿好衣服去卫生间,尿量大。接着大便也正常。想起咳,原是着了气恼。这么一想,大便不下了。出来记下生气后想说的话。完了又想大便了,和刚才的一样正常!量大。忆起《尺泽穴(下)》中,兴奋而大便到一半出不来,那是肾虚。看来以后得在卫生间放纸笔了。记下就不用再想,也就不会思伤脾,至少占用气血了。念念于兹,又拉不出了。洗手受凉,赶快喝热水。

    补记完,照镜脸黄。但颊上有血色,人也较精神。用了一小时。吃枣,完了仍饿,决定吃桂圆肉小半碗,不到一两。吃时小腹中暖,吃毕不饿了。前后都无燥热的感觉到,躺下肾俞拔罐。10分钟后起罐。然后又在该处拔,这一次半小时。该处热痒。起罐,拔处隆起,硬硬的。但中间下陷,有指顶大一坑。两边穴都这样。摸,热痒而外,还有些痛。第一次拔时曾掐大陵,胸中凉,但小腹也凉。再次拔时,揉太溪和复溜,揉太溪比昨夜拔罐时容易,但也小腹凉、痛?又揉复溜,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倒下边放气,肠胃产生的浊气。几分钟后,神倦思睡。(第二次拔时臀侧暖热,这半天也没有咳)——补肾分散了气血,用于行经的和消化的。

    一刻钟后去卫生间,小便量还算正常,但下血少。然后要大便。开始很顺,也不干,后来便秘。打了会盹,再一用力,下来一部分,带桂圆气味!决定不再硬排了,因其后会出现身上冷,虚寒怕冷!喝了很多热水,坐到床上,看太溪处,红的。如厕这一会,就又受凉。记时觉背上暖,腹中则先暖后冷。

    约一小时后醒来,还要睡。掐尺泽,效果较好。忽然又咳醒。“今天第二次了。”嗓子干痒。找经渠按下,胸中寒凉!然后腹中似暖?再按,觉得饥饿。起来准备吃,19:05了。

    去厕所,小便量中等,仍带桂圆气味?“阴亏,热补不进。”下血不多,有瘀血。

    喝水,吃一桔,寒凉酸甜。又一香蕉,“我说还是梨子更好。”

    吃莴苣叶黑木耳,放了干辣椒的。独喜食黑木耳。富含胶冻,滋阴。又性平。“即使性凉,放了辛辣也温热了。”五色粥盛七成满,吃完不想添。还是又盛这么多。吃完打喷嚏二三。“口里……刷过牙了呀,怎么觉腻、浓稠?”饭毕好了。此时人也精神,身上轻松。

    漱口喝水,去卫生间,尿量较少而有桂圆气味?下血倒较正常。

    多喝热水,取嚏。打出八九个。擤出相当的涕。吐出口浓痰。躺下,已是21:25。掐左手大陵穴,胸中凉凉。又小腹微凉,后背则整个微暖。“健脾可以益肺。”正想着,臀部肺阴不足处热痒起来。“脾土多而痰自消。”眼中泌泪。

    胸中仍是舒怡爽快。肺可以畅快呼吸了!它自己来了十次左右,都直达肺的底部。每次坐起,靠在床壁上,脊柱及周围都觉得舒服。

    尺泽之后试孔最,出现的反应都不太舒服。此是0:40,仍继续。1:20坐起,正准备下床,血下来了。于是去。尿量大,下红多。用力尿也不再滴。但尾椎下方痒,起疙瘩。“肺阴不足。”对了,才起床时舌、唇、头皮皆“上火”。对镜,眼圈紫红。2:30写完了积在心中的一些东西。再照,眼皮倒正常了。

    干咳,痰少。试按左经渠,有效:凉,肺开始深呼吸。身体前凉后暖。

    以上是经渠祛内火。它还能驱外寒。有天受了风寒,卧于被中按之。体渐温暖,不适尽去。当然也就不会再咳了。咳嗽有时是身体在排寒气。

    这天夜里又忙到1点多。近2点半正准备吃,耳朵疼痛起来了。本来熬夜,刚才又有点急。心火旺盛。

    3点不到吃完,两碗多米饭。肉都吃了。先喜小白菜,凉的。一粒,又一粒保和丸,马上打一大嗝,身上舒服很多。不该仍考虑事情,下边放起气来(肠胃产生浊气)。

    3:15躺下,先涌泉(水生木,也水克火),然后劳宫(实际“木生火”),再大陵,又浑身舒爽。想按太渊以睡一下,但效果不是太理想,身上仍然冷。于是仍掐劳宫,大陵。后想起肺经时间,试经渠,按下有感觉?就摁住不放。胸中凉,眼出泪。过了一段时间,将两手搭在热水袋上,掌心向下——由于重力作用,挨着袋壁的两劳宫穴受按压。感觉到迅速补养的同时,嗓子里干痒?几欲咳。赶快按太渊,干痒却加重,马上剧烈咳嗽起来。干咳无痰,咳声有力。立刻改按经渠,嗓中痒渐消退,清凉湿润。再按太渊,痒又起!于是一直按住经渠不放至胸中凉凉。眼得补益。过了一些时候,再试太渊,又咳起来,但轻了许多,不很厉害。咳声也清了好些。之后就只操作经渠了。

    全身渐暖,似下午时候?那会也是卧于被中觉得冷。按了经渠竟渐渐好转,当然也就不会咳了。见无睡意,4:35,决定起来。一坐起就有尿?到了卫生间,排得干脆有力,完了不滴。照镜,面色不错。(金生水)

    10点完毕,了结心愿。下边放气,带一声响。

    喝水,转关节,中途觉水少,停下又喝一碗。转100,完了眼宜。忽嗓子里……“尽量不要咳,越咳越痒。”炒饭,准备之前先喝一碗水,喝完打嗝、放响P。:)

    饭毕,将剩下的胡萝卜片泡了开水。喝了几口后细嚼,舒爽轻松,遍及全身。“润到了?”又细嚼,果然。“这玩意儿也滋阴呀。”

    睡下来,3小时后惊醒。发现左肩头露在外,左鼻孔已堵塞不通。因已受凉,按太渊试试。命门处冷?过了一会儿,才臀热腰暖。补脾看看,按大陵。背心冷?后冷及命门。仍太渊,渐又臀热腰暖。但觉不够,想起昨夜,两手搭在热水袋上,自然放松。手心接触袋壁。借重力作用按压劳宫。热火燥来热甚猛,嗓生干痒。忙按太渊,却剧烈咳起来。急换经渠,痒渐消,嗓里湿生、清凉。再太渊,又痒起欲咳。于是按经渠,之后无事。再后来,胸中沁凉,眼润湿。“痒则肺干燥,须润之以湿。”这时嗓痒,“试经渠。”觉屡屡气盈于目。难怪双眼盈润、凉湿,“气阴两补”。后来胸中沁凉,接着肺舒。“肺恢复正常了,可以处理病患了。”此时鼻通,呼吸变得温暖湿润,异常轻松。但体内积寒如何处理?臀后舒服了,寒湿去了。命门也终于暖生。

    外寒内湿,本当由膀胱经排出,经渠却能加以利用?

    就以上看来,太渊作为肺经原穴兼本经母穴,虽然补肺最力,但遇到咳嗽却并不总是很拿手,因为很少由肺经直接引起,多是其他脏波及。经渠为肺经经金穴,肺又属金。《内经·素问》:“在地为金……在藏为肺……在变动为咳”“五气所病……肺为咳”《难经》上说“经主喘咳寒热,”即“无论寒性、热性、还是阴虚发热的咳喘。”虽然“五脏六腑皆令人咳”,但咳嗽无非这三种,以经渠应之皆有效
     
    由版主最后编辑: 2016-08-15
主题状态:
主题已关闭,停止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