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研究 邱老:论救治疫症呼吸衰竭重危症————(18论)升陷汤合丹参飲是救治重危症的效方

13218670688

普通会员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论救治疫症呼吸衰竭重危症————(18论)升陷汤合丹参飲是救治重危症的效方
—————疫症呼呼衰竭症的救治,应当学習老一辈临床大家李可老的经验,李老救治呼吸衰竭危症方“升陷汤合丹参飲加味”是有效挽救呼吸衰竭症的良方。李老指出:“病机是大气下陷,夹痰夹瘀。”,但据笔者近十多年所遇“呼吸衰竭症”中,有化验单者,有胸腔积液者,也有结核性胸膜炎者,其病理改变相似于疫症;有渗出性病变、”,笔者在2006年读李老赠书《李可危急重症经验专辑》,多年临床仿用,就原方稍于加减,均收佳效。方由:生黄芪、山萸肉、丹参、各30克,柴胡、升麻、桔梗、各6克,砂仁6克、白檀香6克(砂仁檀香共打粉,分3次搅药汁中喝)、红参片、知母、各10~15克。每剂加水,中号口杯2杯,水开后文火煎取0.8杯去楂,分2~3次吃,1小时一次。后受成都民间中医学者的启发,加云南白药(散剂4克装)日2克,分3次吃,疗效大大提高,治疗多例大气下陷或胸腔积液引起的呼吸衰竭证均收隹效。
————主证为:呼吸极度困难,似乎气息将仃,危在顷刻,恐惧非常。气不能上达,动则喘汗心悸,发热、胸痛、胸透有渗出性病变,或胸腔积液,经:给氧、抗炎、激素、丙球、等治疗不能控制。
————按:此方有培土生金、化瘀消炎、止血防渗、升举中气之妙,中气乃元气所生,呼吸衰竭症,因元气衰弱,后天之本失用,致中气下陷,一气周流受阻,枢机不转。故升陷汤轻轻一提,圆运动即恢复如常。多一剂知、2~3剂即转危为安,善后改方中成药“附子理中丸”吃早、中饭前,(说明书量),“香砂六君丸”吃晚飯前,(说明书量)。
————按:“升陷汤”其愈病机理:升陷汤是大医家张锡纯名方,锡纯创方之意,以黄芪为主者,因黄芪既能补气,又能升提中气,且其质轻松,中含氧气,与胸中大气有同气相求之妙用,惟其性稍热,故以知母之凉润济之;柴胡为少阳之药,能引大气之陷自左上升;升麻为阳明之药,能引大气之陷者自右降中速升;桔梗为药中之舟楫,能载诸药之力上达胸中,故用之为向导也。因气陷者为虚极,加人参以培元气之本;加山萸肉收敛元气以防气之涣散也。李可老妙合《时方歌括》之“丹参飲”之意,乃《本草钢目》谓丹参:“能破宿血,补新血……调经脉。其功同四物”。《本经逢原》谓“止烦滿益气,瘀积去而烦满愈,正气复也。”方中砂仁:辛温而柔,理气化凝,化精输精,由上引下、由下而上、由内而外、由外而内,更能促精气和元气复合五脏。白檀香理气和胃,治心腹疼痛,胸隔不舒,李东垣指出:“檀香能调气而清香,引芳香之物上行至极高之处。引脾气上升、进食。”尤其是“云南白药;大有速止肺炎、肺结核、渗出性病变的良效。速平咳嗽、胸痛、潮热、喘汗、咯血等证状。这和笔者昔日用“云南白药”配合中药治愈肺结核多例的机理颇为合拍。此方阐析之的,愿能对亲赴一线的同仁解难析疑增添思路。
——后按:新冠肺炎属中医外感热病范围,毕竟外感病属轻浅之“症”,绝对不是病,要说病,乃是患者本有宿疾老毛病,君不见对证中药治疗仅几天就能出院。令患者心有余悸的,是制造恐吓的西方妖风,中医治愈绝对沒有后遗症,愈后只要加强运动,增强免疫力,不吃垃圾食品,就不用再吃中药了。慎防不法商人乘机获利。——首届国医大师入室弟子邱志济于20年2月23日亱,时年80岁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论救治疫症呼吸衰竭重危症————(18论)升陷汤合丹参飲是救治重危症的效方
—————疫症呼呼衰竭症的救治,应当学習老一辈临床大家李可老的经验,李老救治呼吸衰竭危症方“升陷汤合丹参飲加味”是有效挽救呼吸衰竭症的良方。李老指出:“病机是大气下陷,夹痰夹瘀。”,但据笔者近十多年所遇“呼吸衰竭症”中,有化验单者,有胸腔积液者,也有结核性胸膜炎者,其病理改变相似于疫症;有渗出性病变、”,笔者在2006年读李老赠书《李可危急重症经验专辑》,多年临床仿用,就原方稍于加减,均收佳效。方由:生黄芪、山萸肉、丹参、各30克,柴胡、升麻、桔梗、各6克,砂仁6克、白檀香6克(砂仁檀香共打粉,分3次搅药汁中喝)、红参片、知母、各10~15克。每剂加水,中号口杯2杯,水开后文火煎取0.8杯去楂,分2~3次吃,1小时一次。后受成都民间中医学者的启发,加云南白药(散剂4克装)日2克,分3次吃,疗效大大提高,治疗多例大气下陷或胸腔积液引起的呼吸衰竭证均收隹效。
————主证为:呼吸极度困难,似乎气息将仃,危在顷刻,恐惧非常。气不能上达,动则喘汗心悸,发热、胸痛、胸透有渗出性病变,或胸腔积液,经:给氧、抗炎、激素、丙球、等治疗不能控制。
————按:此方有培土生金、化瘀消炎、止血防渗、升举中气之妙,中气乃元气所生,呼吸衰竭症,因元气衰弱,后天之本失用,致中气下陷,一气周流受阻,枢机不转。故升陷汤轻轻一提,圆运动即恢复如常。多一剂知、2~3剂即转危为安,善后改方中成药“附子理中丸”吃早、中饭前,(说明书量),“香砂六君丸”吃晚飯前,(说明书量)。
————按:“升陷汤”其愈病机理:升陷汤是大医家张锡纯名方,锡纯创方之意,以黄芪为主者,因黄芪既能补气,又能升提中气,且其质轻松,中含氧气,与胸中大气有同气相求之妙用,惟其性稍热,故以知母之凉润济之;柴胡为少阳之药,能引大气之陷自左上升;升麻为阳明之药,能引大气之陷者自右降中速升;桔梗为药中之舟楫,能载诸药之力上达胸中,故用之为向导也。因气陷者为虚极,加人参以培元气之本;加山萸肉收敛元气以防气之涣散也。李可老妙合《时方歌括》之“丹参飲”之意,乃《本草钢目》谓丹参:“能破宿血,补新血……调经脉。其功同四物”。《本经逢原》谓“止烦滿益气,瘀积去而烦满愈,正气复也。”方中砂仁:辛温而柔,理气化凝,化精输精,由上引下、由下而上、由内而外、由外而内,更能促精气和元气复合五脏。白檀香理气和胃,治心腹疼痛,胸隔不舒,李东垣指出:“檀香能调气而清香,引芳香之物上行至极高之处。引脾气上升、进食。”尤其是“云南白药;大有速止肺炎、肺结核、渗出性病变的良效。速平咳嗽、胸痛、潮热、喘汗、咯血等证状。这和笔者昔日用“云南白药”配合中药治愈肺结核多例的机理颇为合拍。此方阐析之的,愿能对亲赴一线的同仁解难析疑增添思路。
——后按:新冠肺炎属中医外感热病范围,毕竟外感病属轻浅之“症”,绝对不是病,要说病,乃是患者本有宿疾老毛病,君不见对证中药治疗仅几天就能出院。令患者心有余悸的,是制造恐吓的西方妖风,中医治愈绝对沒有后遗症,愈后只要加强运动,增强免疫力,不吃垃圾食品,就不用再吃中药了。慎防不法商人乘机获利。——首届国医大师入室弟子邱志济于20年2月23日亱,时年80岁
决对的大医家诊病。史书上应留一号。
 

中医很神奇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不知道邱老能不能看到这个帖子?邱老可以与钟南山院士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系的啊,而且还能得到成龙的一百万奖励,国家也会奖励你的,你还能成为世界级的焦点人物,一箭三雕这可是百年不遇的大好时机啊,也是为中医扬眉吐气的良机,邱老还等什么呢?

钟南山宣布暂无特效药,成龙允诺的100万感谢金,恐将成为空响炮

 
最后修改:

中医很神奇

声名鹊起

大周天

声名远扬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那不还是等于纸上谈兵嘛,沽名钓誉自吹自擂瞎说自己厉害嘛,为了自己理论上出名而自欺欺人嘛,纸上谈兵与经过实践验证可是天壤之别的啊!
也不能说是纸上谈兵。战场上打飞行和运动的目标,描准射击炮击打中目标,开火时都不是指目标打的,是打得提前量和抬高量。打提前量和抬高量,那可不是蒙的,那是有循规导矩的,才能打中目标。中医也一样,疫情暴发要抓住中医的根本所在,那就是坚持中医的阴阳辨证这个纲领不松手,以强壮五脏六腑为手段,邪不侵正,疫毒自灭。不信此言者,肯定他没有治过各类菌毒。等疫情过后也会有相当多的医者,搞不清疫情究竟是怎样被击退消灭的。如西医不懂中医这样的理论一样。
 

顶部